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紐約直擊】拒做紙片女星
台女百老匯追夢開民宿幫補

「當時我已經很瘦了,想進台灣演藝圈居然還是被要求減肥,而且就白紙黑字寫在合約裏,我覺得不太舒服,這不是我想要的!」來自台灣的Mandarin Wu就因為這樣,拒絕了經理人公司提供的一紙8年合約,選擇獨自闖蕩百老匯擔任歌舞演員,還以亞裔身份登上歌劇、電影舞台,目前她在紐約開了一間民宿,一邊追求着演藝夢想,一邊當起老闆娘。
駐紐約記者:王筱辰洋

Mandarin畢業於世界頂級的紐約大學舞蹈系,一路順風順水,剛結束學業就通過層層嚴苛選拔,從700個女舞蹈員中脫穎而出,進入紐約大都會歌劇院,成為一名專業舞者,但她坦言:「藝術家薪水很少,雖然我算比較順利的亞裔演員,但僅靠表演還是很難負擔生活開支。」因此,她與其他幾個演員朋友一起在紐約皇后區開了一間小民宿,白天忙着到處試鏡,晚上回民宿接待客人、打掃房間,雖然辛苦,但她樂在其中。

其實,有專業背景的Mandarin曾被台灣的經理人公司看中,邀請她回台發展,但看過合約她說:「這是他們塑造的我,不是我自己。」合約中不僅要求演員必須一簽就是8年,還會對體重有着相當嚴苛的規定。相比之下,Mandarin比較喜歡美國的自由發展方式:「在美國做演員很自由,不會必須要是某個樣子,或大家喜歡的樣子,自己就是自己,不用跟別人一樣。」

她表示,美國的戲劇或電影製作不會刻意要求演員的身材,百老匯舞台上的演員各種體型都有,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她稱這樣更能夠發揮自己的潛能,塑造自己的空間也更大:「百老匯講的是生活上的故事,講我們的故事,人類的故事,因此每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角色。」

Mandarin認為在美國演出與台灣最大差別是這邊的劇情設定多以歐美故事為主,經常幾百個人競爭一個角色,作為亞裔演員壓力非常大。目前,她每天最少走兩、三個片場,甚至一天之內跑四場:「我除了試鏡、排練,現在也在找百老匯的老師學習,這也是紐約的魅力,這裏永遠不缺有才華的人,而且他們都觸手可及。」

對於自己的民宿,她也不怠慢。白天演出結束,她便回這裏接待住客。因為演員時間相對靈活,她和朋友互相調配時間輪流打掃:「大部份時候遊客的航班會比較晚,所以我經常需要等到晚上一點多才睡。」她表示儘管紐約寸金尺土,經營私人民宿並不容易,因為沒錢賣廣告,遇到旅遊淡季就常會沒有生意。

雖然如此,她仍甘之如飴:「我接待過德國人、荷蘭人、義大利人等等,他們不同的文化也讓我學習如何去詮釋不同的角色,例如口音!」也因為遊客背景的不同,她也笑說會有尷尬的情況出現:「很多人不懂民宿的含義,以為和酒店一樣,就會把我當服務人員使喚,叫我幫忙訂餐之類的。」她解釋說,其實民宿更像一種家的含義,自己是家的主人,背包客是遠道而來的朋友,彼此應相互尊重。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