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父親節】失明單親父軍訓式教仔 小手拖大手靠感覺溝通

父子間的感情都是含蓄內斂,不會輕易把「愛」字掛在嘴邊。失明爸爸阿LAM,自兒子出生後,獨力照顧12年,直言「紮鐵都冇咁辛苦」。訪問長達近兩小時,二人沒有太多對話,亦說沒有難忘事,爸爸說得最多的一句是「只想佢好」,兒子小心翼翼手拖爸爸穿梭大街小巷,父子言行間卻見一種不能言語的愛,「因為睇唔到,要靠感覺同溝通,反而知道嘅會多咗」,阿LAM說。

記者 梁佩珊

今年47歲的阿LAM於20年前患上視網膜色素病變,兒子峰仔一出生,阿LAM的左眼已完全失去視力,右眼只餘下三成視力,用最粗的筆寫字亦已看不到,後來已雙眼完成失明。12歲的峰仔出生至今,每日都拖著爸爸落街、坐車、去迪士尼,小孩都是爸爸拖著到處遊玩,峰仔卻扮演相反角色。

試過迷路和落錯車,阿LAM每次都會破口大罵,峰仔亦會哭,「我鬧佢係想佢學會謹慎,第時有能力幫到人」。訪問期間,阿LAM亦會不時「教仔」,語氣言行可見其硬綁綁又火爆的個性,他亦用「軍訓」形容對峰仔的教育方式,「太溺愛會冇規範,小朋友要紀律有規矩」。阿LAM看不到峰仔的一舉一動,卻會知道峰仔有沒有温書偷懶,「因為我會摸到佢係咪玩緊玩具同iPad,如果我對眼睇到,我留意嘅會少咗,我依家無時無刻都會想知佢做緊咩」。

父子二人互相扶持12年,卻說不出任何難忘經歷,癥結在於不懂表達心裡的說話。阿LAM喜歡黑澤明主導的70年代電影《沒有季節的小墟》,一邊看電影一邊著峰仔講出所有內容,「我想佢一路講,一路明更多」。峰仔坐在爸爸身旁,無論記者問生活上的任何問題,他亦會偷看爸爸,然後答「唔知、冇感覺」,趁爸爸不為意時,卻細聲向記者說「唔好睇,但會答咗好睇先」。

「我冇咩希望,全部希望都在佢身上,只想佢好,一個人湊佢好辛苦,紮鐵都冇咁辛苦」,阿LAM續說,「我覺得佢冇開心嘅童年,因為佢冇正常屋企,一來爸爸失明,二來單親」;反問峰仔,他卻答快樂與不快的經歷各半,峰仔的感受,並非阿LAM想像般差。

視障人士大多難以協助子女學習,去年香港傷健共融網絡推出「殘障家長子女支援計劃」,由大學生提供功課輔導,現已協助50個視障或聽障家庭。阿LAM與峰仔於去年12月加入計劃,為峰仔補習的柏華指,計劃提供的不只是功課輔導,彌補視障或聽障父母的不足,更多的是關心殘障家庭的親子關係。


黃耀興攝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