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65歲照跑】刀片腳KO戈壁沙漠 跑馬拉松熱到嘔凍到痹

「6日要跑過250公里的戈壁沙漠,沿途還要背着約10公斤的食物和物資。」記者聽聽已感覺又熱又累,根本不是正常人可以完成,但這句話卻是出自已經65歲,更只有單腳的馮sir馮錦雄。雖已是第二次跑極地馬拉松,但過程仍是艱辛又驚險,幸好靠着太太和隊友的鼓勵支持,最後也順利完成:「當然有想過放棄,但我同自己講無論如何也要撐過去!」除了挑戰自己外,更希望能激勵他人,勇氣和熱誠都值得尊敬。

「我三十多年前因車禍而要截肢,雖能裝上義肢跑步,但要用義肢平衡卻不是易事,更何況是跑步?所以我跑步大概要比一般人多用三分一的體力。」馮sir其實早就「出晒名」,除了是香港首位截肢跑手,更早在2015年以高齡完成四大極地馬拉松之一的智利阿塔卡馬拉沙漠站。到今年就再接再厲,參加戈壁沙漠站,憑着鬥志再次完成賽事。「有了上一次的參賽經驗,今次再跑長距離沙漠賽,自然有多點準備。」在旁的馮太說。原來刀片腳雖能應付一般跑步運動,但防滑力普通,特別是在沙漠,跑起來更是吃力兼危險:「上次其實也試過在跑鞋底貼上刀片,但效果和耐用性一般,今次就索性剪開跑鞋,把半隻跑鞋套上刀片腳。」他們拿着刀片腳,展示飽歷風霜的鞋底,說着說着竟還能倒出沙粒,單是看他的鞋,好像已能感受這次馬拉松的艱辛。

早晚溫差大 熱到嘔凍到痹
體能消耗固之然是挑戰,但沙漠極地的天氣更是最大考驗,馮sir:「兩年前智利日間有四十度,晚上可以得零度,溫差極大,今次戈壁沙漠溫差沒那麼大,但溫度卻來得更高!」馮太接着說:「在魔鬼城那天最熱!平均最高溫是五十四度,陽光、熱風加上背上十公斤的物資,真的相當辛苦,根據大會說今年的戈壁比上年更熱了十度!」健全人士也辛苦得叫救命,少了一腳的馮sir自然更難受:「那天更是要跑82公里的long march,跟智利那次一樣,我出現了體能過度消耗的情況,飲甚麼吃甚麼都嘔,相當辛苦。」幸得太太和另一隊友鼓勵和分擔背負的行李,馮sir得到休息才能又撐過去。以為沙漠只有熱?其實今次賽程也有一段上山路段:「有一段要上天山,上山已經辛苦,只有一直走。突然覺得有點奇怪,就是雙手好像沒甚麼感覺,之後坐在石上休息,屁股也完全沒感覺,後來隊友提醒我穿衣服,我才驚覺原來是天氣太凍加上大風,我的身體已凍到麻痹,只是跑到太累太忘我,連凍也忘記了。」

籌款助長者 下站闖南極撒哈拉
事後說來輕鬆,但其實當時要撐過去卻絕不容易,問到馮sir有否想過放棄,他笑說:「怎會沒有?經常也想放棄,每個人有個極限,去到某個點可能覺得很辛苦,但我跟自己講無論如何也要撐下去,撐過去就好了。」正如三十多年前截肢,也曾意志消沉,也想過放棄運動,結果在太太支持下,卻竟跑過一般人也難應付的極地馬拉松。二人說:「每次跑完其實都會想『夠了、怕了』,但之後又會心思思想再跑,現在既然都完成了兩個極地沙漠,當然也希望能完成餘下的撒哈拉沙漠和南極,完成大滿貫。」馮sir續說:「我當然希望我的經歷能鼓勵其他人,另外,我亦希望我們能跑得更有意義,所以每次參賽我都希望能為一些非牟利機構籌款。」而今次就是為香港長者協會籌款,希望幫助成立「銀澄臻善新天地」,以助長者在晚年也能過多姿多釆的生活,馮sir笑說:「我和太太都已是老友記,幫人其實也是幫自己。」「你才是老友記,我才剛踏入六十歲!」馮太拍着馮sir的手笑說,好不溫馨。

記者:韓繼聰
攝影:鄭明川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馮sir和馮太雖已年過六十,卻齊齊跑過兩大極地沙漠,勇氣和鬥志都相當可嘉。

馮sir三十多年前因意外截肢,廿多年沒運動,卻在太太鼓勵下裝上義肢重新跑步。

有過上次參賽經驗,今次他們就把跑鞋套在刀片腳上,增加穩定性。

二人展示破爛的鞋底,可以想像賽程的艱辛。

戈壁賽程其中一段要上天山,溫度驟降,馮sir卻竟跑到雙手凍僵也懵然不知。

比賽6天,途中也只是在野外營地睡覺休息。

馮太最難忘在魔鬼城,經歷五十四度高溫,陽光、熱風加上背上十公斤的物資,相當辛苦。

最長的一天比賽要跑82公里,不要說在沙漠,在香港街上行也難吧。

比賽以三人一組,馮sir二人加上隊友已完成兩個極地比賽。

馮sir笑說:「經常也想放棄,因每個人有個極限,但我跟自己講無論如何也要撐下去,撐過去就好了。」

他希望其經歷能鼓勵其他人,亦希望能跑得更有意義,所以每次參賽都望能為一些非牟利機構籌款。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