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幕後配角】曾與周潤發拍電影 夜更租燈人:冇一晚瞓到天光

光哥(陳榮光),在電影界三十多年,在片場他是不起眼的一員,和大明星擦身而過,見證香港電影業最輝煌的時期。三十年後電影業大多北移往大陸,由電影到網片,一個時代的轉變。

個子不高,身材有點胖,走路因為曾經受傷而有點拐。光哥抽起煙想當年:「細個時第一份工作是造西餅。」然後廚房、水吧,在飲食業打轉。一次巧合,朋友在電影公司工作,需要找臨時工,一不小心就踏入電影業。「水吧工作好辛苦,企足一天,年輕,有機會接觸新事物,又可以看大明星,當然答應。」一九八九年,第一次在劇組,工作崗位是「機器」,即是負責把器材運送移位。「體力工作,但開了眼界。」當時八九了,拍的是《三狼奇案》,鄭則士、梁家輝主演。在劇組工作,一般人印象是粗口橫飛,尊嚴是論資排輩的。有次光哥不小心把攝影機移了位,攝影師沒有粗口問候,拋下一句:「到了我退休,你都無能力把攝影機放番啱位置。」傷害人的說話不一定需要粗口,光哥很記得這次教訓,往後在劇組每走一步也小心奕奕。

九十年代初,電影業百花齊放,同一時期,幾部電影同時開拍。周潤發主演的《我在黑社會的日子》在長洲開拍,拍攝器材重量驚人,運送器材上落船是痛苦經歷。「電影是團隊工作,一個一個人接力傳,每日放工返到屋企攰到即刻瞓着。」和周潤發朝夕相對,「點頭打招呼,人地大明星,唔敢同人傾偈。」

電影拍攝,驚險場面少不了。「有次我同另一個人負責拉威也,佢問咗句我一個人頂唔頂得住就行開咗。」不自量力,威也鬆了幾米,倒吊在上面的武師急墮,死頂五分鐘,慢慢把他放回地面,三十多年來最漫長的五分鐘。

拍電影,龍蛇混雜,大明星的往事八卦,光哥通通記不起,除了一位武師對他的一番話。「做我地電影呢一行,今日唔知聽日事,壽命很短。」一九九五年,入行七年,一次在街上滑倒傷了脊骨。「勉強了一段時期,但自己知道已經唔可以再做呢行,被迫退下來。」那年39歲,退下來但走不出電影業,在一家燈光器材公司工作。由前線到幕後,心情需要調整,但經驗幫助他適應。「戶外景、廠景,需要用乜燈,即刻可以執出來。」一轉眼又是二十年,電影大多在大陸拍,現在來租器材的,超過一半是學生和拍網片,電影只佔三分一生意。「器材越來越進步,以前拍揸車戲,要扔幾個燈泡入車廂,然後車一路行一路拖住條電線,而家一支LED光管搞掂。」演藝學院的學生是常客,年輕人喜歡和他抽煙聽故事,光哥自己的三個子女則沒有多少時間能見爸爸。說話有點語塞的他,這句說得特別清楚:「細仔五歲時問我,點解晚晚都見唔到我。」在劇組工作,三更半夜下班經常發生,回到家所有人也睡了,第二天起床又上班。後悔嗎?「我責任係養家。」

到今天,也是在燈光器材公司值夜班,晚上吃過晚飯上班,在器材櫃中間放了張床,劇組下班就是他工作時。「一晚有時起身三、四次,收返租出去的器材,無一晚瞓到天光。」來還器材的人通常都很心急,因為大多工作了十多小時,光哥想起當年的自己。在器材公司工作,最自豪是有份發明內置電源的LED拍攝光管,現在的拍攝現場總會看到這光管出現,甚至外銷到國外。科技變化這麼大,光哥沒有害怕。「拍電影,無論點進步都要光源,需要光源就需要燈。」

採訪:李敏聰、林亦非
攝影:王億峰、Justin Lun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