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周末動人】港人一句「加油」 台灣蘭嶼多一幢「寶特瓶屋」

膠樽,台灣稱寶特瓶。在蘭嶼,近月就有座寶特瓶屋,逾4,000個膠樽,每個都有故事。藍色四方是7-11獨有,綠色樽身屬於馬拉松跑手,透明則來自世界各地。創建人林正文是蘭嶼達悟族人,由回收、淨灘到反核廢,都在守護這個「人之島」免淪為垃圾場。他把寶特瓶屋命名「說蘭嶼」,從構思到落成,要從香港人一句加油說起。

記者 王家文

「進來看看哦。」遇上林正文是在大雨過後的蘭嶼野銀部落,工地滿是泥濘,蟾蜍亂跳。他放下工作,從屋頂走下,講解這座寶特瓶屋的由來。數名遊客在入口處停步,欣賞用膠樽砌成的飛魚藝術裝置,阿文再向他們覆述一遍,「就是要一直講、一直講,做壞事的人會害羞,不會再做傷害蘭嶼的事情」。做壞事的人,包括記者和遊客,還有島上居民。

「遊客來蘭嶼之前,他們先貢獻一個寶特瓶。」寶特瓶屋牆身大多是透明膠樽,阿文說,遊客坐船前來,船公司會先送上一瓶礦泉水,在炎夏,每人每天喝上兩瓶,三天下來至少要6瓶。蘭嶼前年有近13萬遊客,還未計島民的消耗,「一年就幾十萬」。據統計,蘭嶼每年產生80萬個膠樽,但當地沒有回收制度。

阿文今年42歲,年輕時到台灣本島打拼。為照顧年邁父母,7年前他返鄉經營雜貨店和出租機車。眼見環境屢受破壞,島民亂倒廢機油,沿海都是垃圾,但政府不理,他決定自己扛,聯同其他部落青年組成蘭嶼青年行動聯盟,每月潔淨海灘,又上街反核廢;4年前起,他在全島6個部落放置網袋,回收膠樽。

「開始的兩個月沒有人放寶特瓶,最後由遊客去做,再帶動蘭嶼人做」。蘭嶼四面環海,部份膠樽越洋漂來,也有從台灣本島入侵。阿文指着牆身的藍色方型膠樽,「那是在7-11才買得到」。3年前,蘭嶼首間7-11便利店在爭議聲中進駐,據說明年會再開多一間,「7-11來了,寶特瓶也相對較多,垃圾也跟着來」。這些年在消費蘭嶼的,還有馬拉松跑手。

當地多次舉辦馬拉松賽事。阿文說,初辦賽事後,馬路旁和補給站都是綠色樽身的運動飲料,「喝完就丟」,惟主辦單位不回收,鄉公所也不理會。後來再辦賽事,他呼籲島民關注事件,又在網上發文,「為何而跑?為寶特瓶而跑嗎?」經不斷轉載,終引起迴響,並推動「多背一公斤」運動,鼓勵跑手和遊客帶走一公斤垃圾,減輕蘭嶼負擔。

阿文曾自費購買機械,把膠樽壓縮再運返台灣處置,費用不菲,也較被動。去年初,他應邀來港出席水滴論壇,講述蘭嶼的環境問題,有香港人寫便條給他打氣加油。高興過後,他回台反思,「加油能幹嘛?沒有實際的幫忙」,倒是別人的認同,改變了想法,「以前大家覺得,先弄好內部,再弄外部,但我覺得可以從外部影響蘭嶼」。

他決定反行其道,借助垃圾引進力量。在建築師和義工協助下,阿文花近一年時間,利用逾4,000個膠樽混合水泥,建成寶特瓶屋,命名「說蘭嶼」,就是要把在地的民俗風情和環境問題統統說出來,「大家都一直說蘭嶼,不斷的講,就會變成正面力量」。

義工宗暉就是被引進的力量,落手建屋,最近更協助籌辦「說蘭嶼環境教育協會」,推動當地生態與文化的永續發展。既是義工也是旅客,他認為不能單純消費蘭嶼這塊土地,更應多走一步,如自備餐具、水樽,選擇重視環保的民宿或出租機車公司等,藉此提高當地人的環保意識,「就可以幫助蘭嶼很多」。

寶特瓶屋天台種植很多耐旱抗風的海芙蓉,阿文刻意挑選,象徵堅毅不屈,「因為它的顏色不會改變,不管天氣怎樣,它的顏色就是綠綠的,就像大家堅持的精神不變」。



寶特瓶屋牆身藏有逾4,000個膠樽,部份越洋漂至或台灣本土入侵,也可能有些是你有份丟棄。(王家文攝)

由廢物回收、淨灘到興建寶特瓶屋,阿文都在守護蘭嶼這個「人之島」免淪為垃圾場。(王家文攝)

阿文(右)與友人連日趕工為寶特瓶屋作最後衝線。(王家文攝)

阿文得到義工幫忙,合力興建寶特瓶屋,推動環境教育。(說蘭嶼提供圖片)

寶特瓶屋外堆積了大批鋁罐和膠樽,提醒遊客「自己垃圾自己袋」。(王家文攝)

由於蘭嶼沒有回收制度,阿文(左)曾自費把膠樽壓縮運回台灣本島處理。(說蘭嶼提供圖片)

說蘭嶼會定期舉行工作坊,推動生態與文化的可持續發展。(說蘭嶼提供圖片)

蘭嶼沿海石灘都有不少垃圾。(王家文攝)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