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訓練專注力】拉花賽奪亞 讀寫障礙中五生:咖啡助我控制情緒

「香港特殊學習困難研究小組」指出,香港約有10%學童有不同程度的學習障礙,當中以讀寫障礙最為普遍。今年17歲、就讀中五的王永翔(阿翔)也是其中一分子。患有讀寫障礙及過度活躍的他,自小就知自己不是讀書材料。他透過咖啡拉花找到自己的興趣,亦打算將咖啡師作為他的未來職業。

「拿獎不可以說是最開心,最開心的一刻是前一、兩個月,為了這個比賽而叫所有組員回來。」提起得獎,就讀中五的阿翔沒有很大的感受;反之,提到他與咖啡班組員相處的點滴,拘謹的他也不禁笑了一下,外表比同齡人成熟的他帶種中學生的青澀。阿翔兩年前透過學校「咖啡拉花小組」學沖咖啡,今年在香港基督少年軍主辦的第二屆「全港學界咖啡拉花大賽」中贏得亞軍,為少數沒有在外訓練也能得獎的同學。「咖啡拉花小組」為學校「天主教培聖中學」的一個計劃,至今成立了約兩年,目標是希望令讀寫障礙同學認識咖啡,考慮將咖啡師成為自己的職業。於是阿翔及一眾同學以學校為練習基地,為學界拉花比賽做好準備。

咖啡拉花訓練 助學生專注
「通常我們最多只可練三小時,三小時內大概可沖30杯左右。」只可在放學後和學校關門前的空檔練習,阿翔直言練習時間緊湊。正因如此,他更須專注於拉花上,變得更冷靜和專注。「要很集中精神去拉每一個花,失敗了又不可以發脾氣,令自己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緒。」阿翔表示。教導阿翔已有六年及兩年的羅文湛老師及麥德儀老師也深表認同,「以阿翔為例,他們過度活躍加專注力不足,你要他坐15分鐘其實是很難的。但是咖啡拉花訓練他的耐性和專注力,令他沒有以前那麼衝動。」記者好奇為何咖啡拉花有如此魔力,老師解釋指,讀寫障礙學生對有系統性的步驟是更容易專注。但要他們理解一些空泛的概念,尤其是在學習上,他們則很難理解得到。

提到學習上的困難,言談間也感受到阿翔的沉重。「讀寫障礙人士在很多方面也有困難,不論閱讀、寫字、理解能力也會有困難。即使溫習了,考試前也會因為緊張而忘記。加上看文章的時間比別人慢,會不夠時間做卷,會給自己很大壓力。」從小學開始已跟不上的他,指最令他頭痛的是文言文。「老師會叫我們背誦文言文的解釋,那個學期有三個篇章要考,臨考前用幾小時背誦,轉個頭又忘記了。」無法在學業上獲得成就感,令阿翔於初中成為一個頗難搞的學生。

情緒易受影響 師生互相諒解
講起這段年少輕狂的歲月,阿翔不禁露出尷尬的表情,令老師們也忍不住大笑。「年輕的時候也比較頑皮、不肯聽書,整天在睡覺。」阿翔直指向老師發脾氣的次數多到自己也忘記了。但發脾氣的背後不是因為頑皮,而是覺得身邊的人不明白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我沒有交功課,老師就叫我抄書。但抄寫對我來說是很辛苦的,所以我覺得那位老師是刻意留難我。加上那位老師跟我很熟,我更覺得失望,認為他根本不了解我。發脾氣時我沒有理會任何東西,反了枱、踢爛所有東西就走了。」他原以為老師們一定會很介意,但其實他們亦很諒解阿翔。「過度活躍的學生某程度上就是很容易被身邊的人影響他們的情緒。其實他們是聽教的,只要我們肯明白他多點,他就會樂意改變。」

記者:張欣頤 
攝影:劉永發、徐振國 

2017果籽繼續認真知味。識買惜用。行以求知。好事多為。重修舊好。
緊貼果籽報道,即like:http://fb.me/AS.AppleDaily


患有讀寫障礙和過度活躍的王永翔(阿翔),自小就知自己不是讀書材料,未來打算成為一個咖啡師。

阿翔的拉花作品。

「咖啡拉花小組」是「天主教培聖中學」的一個計劃,至今成立約兩年。

咖啡拉花有系統性的步驟,使讀寫障礙學生容易專注,變得更有耐性和冷靜。

「全港學界咖啡拉花大賽」已踏入第二屆,目的為培養同學們對不同課外活動的興趣。

阿翔直指以前自己是個頗為難搞的學生,向老師發脾氣的次數多到自己也忘了。

羅文湛老師(左)、麥德儀老師,教導阿翔已有六年及兩年。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