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接受自己】傷疤背後有段故 見證康復及人生機會

每道疤痕背後也有一個故事,英國倫敦攝影師馬耶納(Sophie Mayenne)就拍下一輯主題照,讓主角訴說自己與傷疤的過去,以及如何接受它們。

伊莎貝拉(Isabella)2015年因家中大火而受傷,右邊身留下多道傷疤,樂觀的她表示疤痕會不斷有變化,「從未試過更加漂亮」。同樣因燒傷留疤的默西(Mercy),亦將傷痕當成「最珍貴、最貴重的珠寶首飾」,希望她樂於展示傷痕的態度也可幫助他人擺脫陰影。

同樣遇火劫的艾麗斯(Iris)就在5個月大時永久失去右手無名指及尾指,她稱自己花了25年時間,才學會接受只有3指的右手,她如今不會再藏起右手。至於阿格尼絲(Agnes)7歲時在一場氣體爆炸中生還,經歷27次臉部重塑手術,臉上亦因而留下永不磨滅的傷疤,不過她已學懂接受。

不少人也因疾病而留下跟隨自己一生的疤痕,瑪雅(Maya)歲半時確診患表皮溶解水皰症(epidermolysis bullosa),手腳留下叫人不忍直視、數之不盡的傷痕。不過她知道這個病會隨她一輩子,所以已經學會了去接受,不會因此而影響情緒。

比利(Billy)18歲確診罹患罕見的尤因氏瘤(Ewing's Sarcoma),右邊大腿外側留下一道長長的傷疤,股骨亦都要由金屬板取代,他將疤痕視為健康、康復及人生機會的證明,從正面去欣賞傷疤。赫柏(Hebe)為了治療脊柱側彎,白滑的背部留下一道長痕,她以前很討厭這傷痕,但漸漸已習慣與它同存,不再去認為是個嚴重的問題。

至於克洛伊(Chloe)在13歲時自殘,親手令自己右臂留下十數條長長的疤痕,即使接受整容也很難減褪。她表示學會接受那些疤痕後,不快的經歷亦都慢慢消褪。

英國《每日郵報》


伊莎貝拉(左)、瑪雅(右上)及比利(右下)勇於展示疤痕

阿格尼絲

默西

克洛伊

艾麗斯

赫柏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