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果籽人話】港女幫非洲難民組Band 主音:音樂令我忘卻煩惱

元朗錦田橫台山有一個小稱號,叫「小聯合國」,全因這裏多非洲人聚居。這裏的非洲人大多是難民,因自己國家政局不穩而逃離家園,來港申請政治庇護。在這裏,不時會聽到節奏明快、感染力強的音樂,這就是非洲音樂!非洲人喜歡用音樂作為社交活動,事無大小都唱歌跳舞;非洲音樂以敲擊樂為主、聲音響亮,容易吸引旁人圍觀,甚至加入一同跳舞,好不熱鬧。

五十多歲的土生土長香港人Camy,早前在錦田從事二手回收場,因店內時常有非洲人出入,不知不覺間就和他們多了接觸,還成了好朋友。最初,Camy先被他們的音樂文化所吸引,「佢哋啲音樂好有節奏感,聽完個人會好開心,我有時都會跟住佢哋跳埋一份,哈哈。」Camy憶述,最初這班非洲朋友因為窮,沒錢買非洲鼓或其他樂器,只好就地取材,拿店內回收得來的廚具、茶杯、叉直接敲打出聲音,敲着敲着,大家就會圍起來,一起跟着節奏唱歌跳舞。這種簡單的開心,對在香港長大的Camy而言是少見的。Camy當時有個想法,既然這群非洲人這樣喜歡音樂,自己何不幫他們一把?結果,Camy不但出錢為他們購置樂器,放在店內,讓他們可以隨時來Jam歌,還用行動來支持他們,先後成立了「Akunne African Arts」樂隊及非政府組織「香港非洲人協會」,希望可以透過音樂,讓更多香港人了解他們的文化,減少歧視。故此,Camy經常被樂隊成員尊稱為「Mama」或「First Lady」,「你唔好聽佢哋講呀,佢哋把口啷過油。」Camy笑說。

樂隊名「Akunne」有「知足」、「富足」的意思,可惜所有樂隊成員不但不富足,來港原因亦令人心酸。來自來尼日利亞的樂隊主音Samuel,三年前因被當地政府官員追殺,本來在當地是薄有名氣的表演歌手,都被迫離鄉保命。「當年我離開家園係迫於無奈,政府殺咗我爸,若果我同家人唔走的話,我哋就會被殺。結果,我哋分別逃到唔同地方。依家,只剩低我一個。」Samuel用柔弱聲音解釋自己淪為難民的原因,跟他高歌時雄亮的聲線截然不同。獨自來到香港,和其他樂隊成員一樣,走難時萬般帶不走,唯一可帶來香港的,就只有家鄉的音樂。「每當唱歌,我就感到好開心,音樂會令我唔記得所有問題同煩惱,所以每次唱歌,我都唔想停落嚟。」因為音樂,Samuel在港找到了一班好兄弟,從此不再孤單一人。但Samuel坦言,在港生活需要面對嚴重的歧視。因為語言不通或膚色不同,要結識本地人是很困難的。Samuel直言曾在街上問路時,當面被人視而不見,惟獨在表演時,人們才會被他的歌聲和節奏強勁的音樂吸引,主動上前圍觀,「我希望終有一天,我同我嘅樂隊可以上電視表演,俾其他人見到。」除希望被人接納,Samuel更想入鄉隨俗,上年農曆新年時Samuel在街上見到有人打鑼打鼓、舞龍舞獅,「呢啲應該係香港人音樂,如果可以,我都想學!」

現時Camy正積極替樂隊舉辦不同活動,例如到老人院或一些社區表演,希望用他們的音樂感染更多香港人,讓他們看見節奏中那種「簡單的富足」,願意去接受這班在港的非洲人。

製作:方嘉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來自尼日利亞的Samuel昔日曾是歌手,但因保命逃離家園,隻身來港。

香港人Camy極力幫助在港非洲人,希望能減少歧視,故非洲人十分尊敬她,稱她「First Lady」。

香港非洲人協會過往多次參與大型社區表演,希望有更多港人接觸到非洲音樂文化。(受訪者提供相片)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