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係愛呀】義工幫大澳老棚屋裝扶手 公公婆婆出入平安

每逢星期六,大澳都迎接一車車的遊客,來行街、影相、睇海豚、食海鮮。有些村屋已翻新成好chic的cafe,也有重修的古典風老房子,行過新橋後,是一排有香港威尼斯風味、木搭的、樸素的、原汁原味的老棚屋。大澳居民馮新榮(榮叔)和黎亞娣(榮嬸)在大澳出世,十九歲經媒妁之言結婚,一直住在親戚留給他們的棚屋至今。「我今年八十歲了!係呀,我喺呢間棚屋出世㗎!相信佢冇七十幾年,都有八十年歷史了!」

大澳這些老棚屋,分分鐘有六、七十年歷史。榮叔和榮嬸當初向「寮仔部」登記時,棚屋只得不足一百呎,住了兩大七小九個人。久經風霜,常常要修葺。夏天時他們要在天花板鋪膠片隔熱,榮叔指住個新漆好的木天花說:「這些大概兩年就要漆一次,油漆剝落時,好容易惹白蟻、蟑螂啊!被蛀了就大件事。」榮嬸帶我們出小露台,地上的木板大小不一,原來是早年他們在船廠撿廢木建成的,面對着山巒與紅樹林,黃昏時成群白鷺飛過那片綠,伴着倒映,原來世界可以這麼平和。但一到打風落雨季節,「有時釘會鬆,木板會翹起,我又揼回去。早幾年都仲得,呢家我七十七歲,踎低咗冇力起身,揼唔到啦!哈!」一日到黑縫縫補補,都挺忙。以前靠自己,現在除了等仔女回來,還可以找義工幫忙,總算過骨。但原來他們最需要的,卻是無處不在的扶手。

半夜去廁所暈倒 幸得老伴執返條命
常說水上人在海上工作,老來風濕骨痛多,住棚屋的人睡在海上,應更嚴重吧?榮叔笑說:「對漁民講風濕兩字,沒得說的。住慣棚屋的人,不到我們要求太多。」邊說着邊搓膝蓋。老人家膝蓋無力,上完廁所分分鐘站不起來,榮嬸一手抓着洗手盆借力,另一手抓着榮叔自組的小把手,雙手像在玩十字懸垂般用力才站起身來。上個小便,身水身汗。但安裝在木板牆上的瓷盆,要是木質老化螺絲鬆脫就更危險;他們的房門及大門前都有門板,用來隔塵及防老鼠,榮嬸每次出入都要用力抓住門框,抬腳九十度跨欄進屋,抬不夠高的話,撞傷「上五寸下五寸」睇見都覺痛,但跌倒才大件事,非常危險。榮叔一九八六年曾跌斷過頸骨,至今手腳仍總是微震。試過半夜起床上廁所,忽然腳軟跌低暈倒,還好榮嬸醒瞓,救了他一命,「好在有佢咋,我條命佢執返來㗎!」榮叔攬一攬老伴,好甜也好驚險。

避開硬木支柱 義工:點鑽都鑽不入
其實住在大澳棚屋裏的,好多都是老人家,榮叔榮嬸的問題,可謂彼彼皆是。「賽馬會齡活城市計劃」的義工,正為三十二戶住棚屋的長者安裝扶手。因為棚屋很多都是居民自己興建,有些木頭可能已經老化,有些木板一條闊一條窄的,不是所有長度、大小的扶手都可以安裝。帶來的把手隨時不合用,又要再定,來來回回很花時間。因為大澳是大嶼山限制車輛出入的禁區,漁村裏的五金物資亦不足夠,義工們每次要預備好充足的工具,免得做到一半遇問題卡住,又得停工等下次。「建造業議會」的義工吳國華就遇過難題,「原來早期的棚屋,會用馬來西亞的坤甸木做主支柱,可以防水防蟲。但就不可思議地堅硬,用普通家用鑽嘴根本鑽不入!惟有想別的方法解決。」最後,義工們決定——避開主支柱,「一來真係鑽唔入,二來都要考慮保育。現在這樣的坤甸木在香港很少見了。」師傅一副長知識的表情,眼裏盡是對這硬心木的欣賞。

把手裝好之後,榮嬸喺門口行出行入,榮叔又喺廁所坐低起身,測試新的扶手。鄰居都走來「莊莊貢」串門子。對這班義工而言,裝幾個扶手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卻解決了老人家一直以來的擔憂。更重要的是,用旅遊、吃喝玩樂「帶旺」這個地方的同時,其實我們可以做的還有更多。

賽馬會齡活城市計劃
https://www.jcafc.hk/ch/

記者:陳慧敏
攝影:張志孟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 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小露台對着紅樹林與山巒,兩公婆得閒就出來吹吹風。

大澳居民榮叔和榮嬸的家遠離遊客區,沒店舖、沒受惠於洶湧的遊客,卻換來寧靜的環境,及滿山白鷺飛過的風景。

榮嬸每次上廁所都要像十字懸垂般借力站起來,上個廁所都身水身汗。

房間的門口裝了扶手,方便榮叔半夜起床上洗手間。

榮叔從小在這百呎左右,兩層高的棚屋長大。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