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聽我講...】種花如種人 6呎暖男的花心

植物殺手,總有一個喺左近,就如小學生一人一花計劃,種死再買買完再死再買,好在,總有惜花人,早前在香港花卉展橫掃5個大獎、行年23的學生哥李載然,是其中之一:「湊大啲花,好玩過打機。」在數碼相立見影像、出個post即時可呃like的速食世界,這個6呎高大男生,花一年時間栽花,確實反潮流。只是,能將廿蚊雜苗種出花魁,還得多謝師父梁志添,這個那些年有建築師不做、全職教IVE仔的花癡:「教育同種花其實好似。」空間時間心機缺一不可,種花如種人,不會立竿見影,但值千金。

記者 呂麗嬋

位於3樓的環保實驗室旁,有個小小溫室,種滿不同品種的紫羅蘭,七彩繽紛,是李載然和梁志添的栽花小天地。「你用心去照顧,一定有回報」。一個是出書教人在蝸居有機耕作的專業進修學院講師,一個是修讀樹木管理及保育課程的二年級學生,年紀相距30年,亦師徒亦師生,異口同聲。淋水、施肥、修剪,分盆,六呎高大男孩,不愛打機愛種花,放假到花墟尋寶,在其貌不揚的花苗中,找尋特別品種。「唔係貴就一定好,啲苗好多都只係十幾廿蚊」,載然說。

「我哋呢個採購部,基本上只有我哋兩個。」「一年前決定參賽,準備咗約一百株苗,揀其中20株參賽。」「揀那盆代表自己出賽,載然有優先權。」你一言我一語,由幾塊素葉開始,種出人見人讚的花魁,師徒倆在月前維園舉行的花卉展齊齊出賽,其中4盆以載然名義出戰的紫羅蘭,就橫掃5個大獎,打贏一眾高手,作為師傅的梁志添,比徒弟更高興:「見到佢咁投入做一件事,就好似見番以前嘅自己」。爸爸做維修、媽媽是清潔工,總有一、兩盆紫羅蘭放在廁所,自小愛大自然的載然,與花結緣順理成章。

「梁Sir教種植,有次落堂,就捉住問佢點種紫羅蘭,傾落先知佢係高手」。就是惜花,小心翼翼帶著垂死的花,到梁志添的小溫室「救命」,如進入大觀園。「紫羅蘭有上萬個品種,原來修剪一塊葉都有學問」。如何落刀、何時施肥,看著小苗一天天成長。別的年輕人愛打理「網上花田」,用虛擬貨幣買花種花,他卻醉心現實世界的七彩顏色、聞得到的花香。「唔見一日,真係會茶飯不思」。家住大埔,載然說放假會回學校「睇住啲花」:「淋吓花,修吓啲葉,好專心,唔覺意就兩、三個鐘」。載然說。

有說「鍾意就係天份」,大扺有幾分道理。由「淋花都怕佢搞死啲花」到「成個花架放心交俾佢」,梁志添直言「退休前難再遇見另一個載然」。畢竟在速食世界,24小時已太長,耐心等候慢慢成長的感覺,種花惜花,在今日,古早得很。「教育同種花,其實好似,需要空間、時間同心機,你唔會知那個學生有成就、唔知邊個會跑出,但你用心去種、用正確的方法去種,就算唔係花魁,都一定會開花結果」。尋覓自己專長,刻苦努力堅持做熱愛的事,成長需要時間,就像人。

教了30年書,梁志添自然深明此理。「千里馬很多,要隻千里馬遇上伯樂卻好難」。他大笑。前身工業學院的IVE,最多被認定「讀書不成」的學生,對比「贏在起跑線」的梁志添,確大不同。中學讀男拔莘、84年港大建築系畢業,這個超級花癡,生於經濟起飛、房地產建築師識生金蛋的年代,但畢業後,卻偏偏執意執教鞭,作育英才。「實習時喺夜校教建築同會計,我發現自己好鍾意教書,佢哋都係成年學生,錯過咗讀書嘅黃金機會,但就比一般人更加勤力」。30年過去,他還記得接過成年學生送他感謝信時的感動。

梁志添說,有些花,沒有適當土壤,浪費了,但幫忙施施肥、修修葉,仍能開出美麗的花。實習後同學紛紛掛牌執業,開自己的建築師樓,他卻走進當年的職訓局,一教30年。中學是男拔中樂團二胡手的他,工餘義務在IVE任指揮、組合唱團;又在校園爭取擴展溫室,鼓勵學生參與種植,訓練責任心,學習珍惜,甚至組隊參與絕少年輕人問津的公開花卉比賽:「好多人話志在參與,唔好在乎輸贏,但贏其實係幾緊要,見到師兄種花種到攞冠軍,就有動力對自己更有要求」。是不是千里馬都好,還需遇上生命中的伯樂,信焉。


不愛打機愛種花,在花卉展打贏年長大截的高手,仍是學生的90後李載然,橫掃5個大獎,是罕見的年輕惜花人。(王心義攝)

種花如種人,那些年梁志添有建築師不做,全職教IVE仔,這個花癡直言是選擇不是犧牲:教育同種花其實好似。(王心義攝)

這天,兩師徒來到花墟,在雜苗中衆裡尋它,期待遇見心中的花魁。(王心義攝)

一個是出書教人在蝸居有機耕作的lVE講師,一個是修讀樹木管理及保育課程的學生,年紀相距30年,一講花,滔滔不絕。(王心義攝)

有無讓花盛放的獨門秘訣?梁志添(右)說有,就是每日與植物談心:「唔好以為係笑話,其實有科學根據,所有植物都需要二氧化碳,一路傾計一路噴二氧化碳,啲花點會唔靚?」(王心義攝)

在數碼相立見影像、出個post即時可呃like的速食世界,這個6呎高大男生,花一年時間栽花,確實反潮流。(王心義攝)

種200盆花苗,在活動中送給嘉賓作紀念品,兩師徒招募新力軍,努力推廣校園種植風氣。(王心義攝)

別的年輕人愛打理「網上花田」,用虛擬貨幣買花種花,他卻醉心現實世界的七彩顏色、聞得到的花香。(王心義攝)

廿蚊雜苗,種出非洲紫羅蘭總冠軍,種花如種人,信焉。(王心義攝)

在花卉展打贏年長大截的高手,仍是學生的90後李載然,橫掃5個大獎。(受訪者提供圖片)

84年港大建築系畢業,梁志添(後左一)偏偏有建築師不做,跑了去教書,還要教種花。(受訪者提供圖片)

梁志添(右一)中學時代是男拔中樂團樂手,工餘義務在IVE組合唱團,任樂團指揮。(受訪者提供圖片)

梁志添說,千里馬其實不少,只欠合適土壤。(受訪者提供圖片)

越難越愛,帶領合唱團打贏名牌大學,梁志添直言滿足感很大。那是教出少年花王以外的另一個故事。(受訪者提供圖片)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