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父親節】由出世湊到三歲半無請工人 全職爸餵夜奶陪玩陪瞓一腳踢

80後的黃啟康(Derek), 3年半前在仔仔黃遇(Miles)出生前兩星期,辭掉宣明會教育主任的正職做全職爸爸,因為做教師的媽媽較外向,而他則是個放假可以獃在家看書聽音樂不出街的人,所以性格上,注定是他。

不請工人,他想過請嫲嫲幫忙湊仔,但有時在街上看到別人帶孩子,又會想:「咁樣教又好似唔係幾好喎。」不想卸責,索性辭職自己帶孩子。由Miles回家起,夜奶時間Derek一手包辦,餵奶掃風沖涼哄睡覺都耍家,只是BB未能溝通,一扭計他就要扭盡六壬哄。想過發脾氣,但發脾氣兒子會學到足,惟有自我調節腦交戰。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有時與舊同事見面,聊起工作趣事,他就心癢癢。「以前去學校搞活動,面對上百上千人嘅熱鬧情景,同同事和睦工作好有意義,依家嘭一聲日日留喺屋企,對着仲未識講嘢只會喊,仲未識溝通嘅仔,對比太大。」媽媽們都有媽媽Group,開茶會生日會,有王國可以分享瑣事減壓,但爸爸不吃這套:「唔想太多Msg。」回看最後一次出糧紀錄,戶口的錢花光了,與老婆聯名戶口的錢都減退中,壓力來自內心:「諗過會唔會搵番啲嘢做,我會覺得自己有用啲?」還好,眼利的老婆總會發現:「你依家做嘅事,唔係金錢可以估量。」這是他最大動力。

這段時間Derek更清楚,原來自己都挺躁底,他一直反思:「我同Miles點解會為某啲事發嬲,有些諗通咗,下次就懂得更好處理,呢個過程好精神分裂,但我希望藉此同Miles都可學做更好嘅人。」Miles七個月大時,Derek開始替朋友做Freelance攝影師。待晚上十、十一時Miles與媽媽睡後,他就開始處理相片。小則做到凌晨兩三時,有時做到六時。睡三個小時又回到Miles身邊。三年來,大概賺到之前工作的約兩三個月薪金,「對我嚟講呢個係自己空間,專心做自己鍾意嘅嘢。」

Derek自認是個眼淺的爸,三年多來眼濕濕過幾次。去年父親節,才睜眼,媽媽就教Miles向爸爸講:「父親節快樂。」軟綿綿的聲音一入耳,Derek即眼淚缺堤:「都唔明啲情緒邊度嚟,後來諗番,可能覺得呢兩年幾儲落嘅辛苦或者攰,得到一個認同同出口,眼激一次過倒出來,這應該是Miles見過我嘁得最厲害一次。」然後跟Miles拍證件相,去幼稚園領校服及睡墊,望着穿着恤衫仔的囝囝,校服的Size比摺了三年的BB裝大件多了,幻想開學那天,不怕生的Miles應會甩開爸爸的手,開心跑入學校,開始交朋友,開始有自己的世界......。「明白小朋友外向唔怕生,是因為佢哋喺爸媽嗰度得到愛,有自信,有安全感。我都想佢有自己社交圈,但諗起就眼濕濕。能夠獨佔小朋友嘅時間原來好短。」

做過數次訪問,網民留言總係:「你有錢梗係得。」、「老婆賺到梗得。」不時有「準」全職爸爸Inbox問他意見,問題多是對辭工的不安,親友又會叫你睇錢份上及怕與社會脫節,力勸三思。那大概都是「安全感」作祟。Derek:「我覺得老婆好開心呀。」老婆說:「呷醋啦!囝囝無咁跟我,試過傷心到喊。」媽媽一天出去工作12小時,每次下班,Miles都要半個鐘時間熱身,才去親近媽媽。老公約朋友,她樂得跟Miles單打獨鬥搶分:「見到好多人嘅父子關係好糾結,甚至有怨恨,見到佢哋糖黐豆,我收工努力啲多陪囝囝,好值得啊。」以前Derek隔星期就與單車友兄弟們踩單車,現在愛驅擱在房間三個月,獻出腰骨陪囝囝玩踏步車。嫲嫲也不擔心Derek事業,覺得:「佢細個都無幾多同爸爸一齊嘅記憶,小朋友被父母湊大係最幸福嘅。」

承認自己是幸運的一群,但也沒說「自己教仔先係路」。他只是揀了陪囝囝長大,放下喜歡的工作:「其實父母照顧孩子,跟『阿媽係女人』係同樣道理,但喺現今社會,彷彿賺錢先至係你恆常應該做嘅事,面對咁樣嘅社會,我更促使自己教好小朋友。成日話香港人越來越點樣點樣,未來香港人點樣,就睇我哋今日點樣教,我都想盡力教好佢。」若這樣也觸動神經,或者不敢去想,到底是人離地,還是生活離地?

記者:陳慧敏
攝影:梁志永、伍永健、陳恆智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兩父子睡到自然醒,羨煞旁人,不過起床後,Miles決定晒爸爸的時間表,全天候陪伴。

囝囝想玩泥就一齊玩泥,「跌落地的泥要自己執。」「玩完自己洗車車。」係基本條件。

刷牙前突然想看Thomas火車頭動畫,就看十分鐘,時鐘自己看。

Miles現在三歲半,沒經過BB話洗禮,口齒伶俐,體貼攝影師無剷泥車玩,又分芒果俾剪片哥哥食,哄得整Team人腰果眼。

爸爸希望,有一日一家三口一齊踩單車;Miles希望,快長大同爸爸一齊踩大單車。

Miles喜歡聽爸爸講故事。

一星期一、兩個晚上,一家人回家吃晚飯,不用煮飯,白天就可帶Miles去遠一點的地方玩耍。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