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公屋迷】20歲插畫系學生 走訪半年畫19個屋邨故事

20歲的廖家賢,剛發表畢業作品《樓情》,有故事書、明信片、日曆通勝和全景插畫,說的都是公屋。他一家八口住在石圍角邨,但自己僅住到4歲,對屋邨的印象不太深,屋邨情意結只為趕懷舊潮流?「近年越來越多人在談懷舊,政府又有許多推廣懷舊文化保育的計劃,重建都是好表面的,忽略了發生過的故事。」

阿賢是HKDI(知專設計學院)插畫系學生,畢業作品早前在HKDI及IVE(李惠利)年度設計展 「Emerging Design Talents 2018: CHANCE」展出。當初構思主題時,恰巧在電視上看到媽媽以前居住的石籬邨將要重建,觸發他創作一個關於香港公共屋邨的作品,「看完新聞我才發現,有些事物時間久了真的可能會消失,所以希望即使那個地方消失了,也起碼保留到我畫過的東西。」雖然公屋並非這小夥子的年代產物,但他深信這是屬於香港人的回憶,「以最近上映的電影——《某日某月》或《點五步》為例,講述八九十年代的電影,自然選擇屋邨作為背景,這是屬於香港人的回憶,我想讓新一代香港人重新認識這種回憶和文化。」

半年以來,他走訪過19個屋邨,大多歷史相對悠久,包括荃灣福來邨、大坑東附近的南山邨、長沙灣蘇屋邨、觀塘藍田邨和土瓜灣樂民新邨等。當中分為房屋篇、消閒篇、老店篇。

在每個屋邨裏,他透過訪問和觀察尋找小故事,其間曾遇過挑戰,「事實上未必很多人願意接受訪問,所以你只可靠你所觀察到的東西,例如我看過有人在下棋,一天會下七至八小時,又留意到一位伯伯,喜歡在樹下玩樂器,這些都只可憑肉眼去觀察。」最深刻的一次在南山邨,當時下邨滂沱大雨,大多居民都回家去,沒有人接受他的訪問,找了大概一個小時,他無意中瞥見一位踩着單車的大叔,就硬着頭皮去訪問他,幸好大叔就算濕身也願意與他談天。

阿賢每次都會拍下照片,回家對着照片畫近8小時,他說:「因為屋邨樓宇有很多細節,真的要一筆一筆勾勒出來,用針筆也要用最幼的0.05cm,尤其是福來邨的樓宇類似唐樓,很多細節需要刻畫。」他憶述:「以前福來邨是沒有升降機的,只有樓梯,有個街坊告訴我,小時候每當放學,他的爸爸都會拖着他的手上樓梯,生怕他會跌倒。聽上去普通,但對他來說很深刻,每次經過樓梯,都會想起有關爸爸的事情。」於是有關福來邨那章,他就畫了一對父子行樓梯的背影。

一部彩色電視凝聚幾家小朋友
阿賢走遍眾多屋邨,除了找故事外,也留意到一些不起眼、卻深深吸引他的細節,「以前的屋邨比較強調公共空間,現在除了住所外,就沒有休憩的地方,還有一些樓宇外牆有一個個洞,光線充足時,透過洞口照進去,會映照出一顆顆光源,只有在這類舊式屋邨才看到。」他慨嘆,現在住的地方,鄰居關係很冷漠。

阿賢最愛聽媽媽訴當年,「以前媽媽家裏有個彩色的電視機,在那個年代,彩色電視機算是比較罕有,鄰居的小朋友會來我媽媽的家看電視,那時候舅舅會排好一張張的椅子,市儈地向每個小朋友收取五毫子,媽媽又會乘機賣零食賺取零用錢。」屋邨的單位與單位之間十分密集,鄰里關係比現在親密,他說:「不像我們現在早上搭升降機,上學見面才打個招呼而已。」

說到最喜歡的屋邨,他說是位於大坑的勵德邨,他說:「我看過一套叫《攻殼機動隊》的電影,起初以為裏面都是特技做出來的畫面,沒想過香港真的有一個圓桶形的屋邨,跟這些長方形屋邨不同,在底下望上去,有種山谷的感覺,聽邨流水聲,整體感覺好特別。」

既然如此喜歡屋邨,會不會渴望搬進去呢?阿賢強調最重要是那份情懷,「我喜歡屋邨和做這個作品的原因,在於它本身的故事和回憶,在我住的地方亦充滿了很多回憶,例如在街上玩陀螺、去公園玩鞦韆,還有跟鄰居一起玩的地方,這些生活回憶才最重要。」阿賢認為不須故意去發展和重建,只要保留原有面貌已足夠。

記者:鄧天蔚
攝影:劉永發(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全新旅遊專頁,即like籽想旅行:https://fb.com/travel.appleseed


20歲的阿賢不在屋邨長大,但對屋邨有份情意結,故以此為主題創作了畢業作品《樓情》。

阿賢參考傳統中式日曆的模樣,結合了屋邨的元素。

他走訪了十九個歷史悠久的屋邨,分為房屋篇、消閒篇和老店篇,以插畫記錄當中發生的小人物生活故事。

阿賢與孖生弟弟在石圍角邨成長,但四歲搬走了,所以對屋邨印象不算深。

阿賢十分喜歡戶外陽光滲進屋邨幽暗走廊的畫面。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