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教養之道】父母放手通屋亂畫 5歲小畫家贏國際獎

這代香港兒童,年紀小小已經開始學畫,且不時在國際比賽勇奪多項大獎。對家長來說,孩子學畫的意義,未必是想他們將來從事藝術工作,而是鋪路入名校。然而,港童學畫這條路,永遠像「金字塔」式:再有天份興趣,有幾多人會在文憑試修讀視藝?連名校也沒幾間會開辦這一科。五歲區子悠早在國際比賽贏得五項大獎,穩入名校。小人兒學畫之路遙遙,父母又怎樣與她走下去?

小畫家區子悠最幸福的地方,是父母從小已讓她跟妹妹,鋪大畫紙在地上隨意畫水彩,甚至劃出牆身一角開心塗鴉,「我很怕污糟,喜歡很多東西整整齊齊……不過,她喜歡畫,我便訂下規矩,規定在某個位置可以任畫,但不可畫在布的梳化。只是有時候畫出界就沒辦法,惟有清潔吧!」全職媽媽區太,跟從商的丈夫並沒有任何藝術背景,培養出橫掃國際獎項的女兒,相信開明態度,先記一功。「有時候,不知道她對哪樣有興趣,天份在哪裏,身為父母,也是讓她嘗試,若她對某方面有興趣,便多接觸,找個好老師。」區先生補充。

不強迫發展興趣 怕入名校無時間玩
夫婦倆不諳藝術,卻順着女兒興趣發展,而不是強迫她行自己想要一套:子悠曾習舞一段長日子,但區太知道她的興趣不大,便由她不再學,「很想她學跳舞,想她多郁動,不過,父母要明白,要她喜歡才會有動力,怎樣逼?」

惟有繪畫,子悠從兩歲多,已愛執筆畫個不停,待她三歲多便正式上畫班。孩子有天份,站在家長角度,總想再幫一把,區太說,會帶她去不同展覽,「會跟她討論喜歡甚麼。像早前的Art Central,記得她跟妹妹望着一幅畫很久,我不明為何,便問她,原來整幅都是貼紙畫,她們最喜歡貼紙。」

拍攝子悠繪畫,你會發現她相當專注。約一小時才完成的畫作,她能夠全神貫注地創作,其間沒有離開畫桌半步。要填上哪種顏色,她只要定睛畫碟一兩秒,便毫不猶豫在紙上着色。這份專注,區太笑言,要同樣用在做功課、寫字上。

不諳繪畫之道的父母,引領子女去藝術國度,就是要有好奇心,一起探索,「有時候,我也好奇她為何這樣畫,便會問她。記得她畫一幅有人打籃球的畫,畫中小朋友的表情好像很嬲,一問之下,原來是小朋友打籃球很累。大人看小朋友,和小朋友看小朋友,都可以很不同。」區太說。

在女兒的畫作裏,區氏夫婦重拾了久違的童真,像她畫的一幅畫,有兩個男孩穿了球衣踢足球,波衫號碼是爸爸的生日,卻有個黑色框,框下有粒黑點,「哈哈,原來不是小朋友踢波,是爸爸玩踢波遊戲機,那是電視機的足球畫面!」這些細碎的童稚筆觸,叫他倆了解女兒不同的面貌,以及心理狀況,「她上畫班,我會接放學。就算她多有天份,當她累了,畫得會較隨便,這可以從她的畫反映出來,像她那天的身體狀況,開心與否。我看了會問她:『你今日是否很累?』」區太說。

爸爸則欣賞女兒的專注,「她可以坐下來畫上一小時至個半小時。做父母可以做的,是完全給她機會去學,在家給她一個開心的環境去玩。好像平時在走廊會播歌,給她水彩便由她忙透,我自己工作。」區太附和說:「女兒有心機繪畫,她曾畫一幅很大的畫,說畫到頭痛。但就算畫到頭痛,也不會鬧彆扭,說不學畫,我見到她的堅持。」

說起鋪路入名校,子悠像穩操勝券,不過,每天也帶女兒到公園玩、寫生的區太卻認為要考慮實況,在公園見到很多其他讀名校的小學生,知道他們讀書很忙,忙得越來越少時間去公園。跟女兒同齡的,已經開始忙,而我只想她們開心,不是逼她們去學習,想有時間和空間。我希望女兒起碼可以每天到公園玩……」

再有天份的小朋友,如果父母不保持醒覺,知道甚麼是放手,怎樣給予空間,縱然是天才,也會埋沒如草莽。

子悠師從「博藝堂」創辦人劉浩昌(劉Sir),學生屢獲國際獎項,其學生,11歲的見之與9歲的禹之早已是國際知名的少年畫家,授畫廿年,見盡不少有個性的學生,亦是不少國際比賽的評判,他又怎評兒童畫?「比賽中的大贏家,特別是幼兒,都有共通點,是其畫風比較奔放,色彩斑斕,很想流露自己情感。即使是幼兒,對於身邊事物都會感到很刺激,沒有成人雜念,因此很易流露出對色彩與身邊事物的無限擴張及刺激性,令人難忘。」他教畫,不為學生起草,只從旁指點技巧,引導思考主題畫面,放手由學生試。因此,他每一堂課,所有學生的畫作,都可以用不同媒介,畫風和主題迥然不同,各具獨特之處。

像子悠一幅令記者很難忘的畫,是畫三歲多的妹妹在泳池游泳,畫紙填滿最多的色彩,畫出流動感覺。完全不按比例的手腳,配合水波流動的光線,一望便覺得開心的畫作。小人兒直指此畫最難畫,卻為她贏得「第四十七屆捷克利迪策國際視藝比賽優秀獎」。

劉Sir評價道:「她真的想到手是這樣拍水,手掌要大力,很自然畫隻手很大,卻又彎。這些想法跟大人迥然不同,兒童在畫作用得其所,就像將自己的心解釋清楚,而大人往往忽略那是創作元素,都是周遭發生的事物。」他續說,子悠用色,絕不像其他孩子保守,配搭對比大,因而更易打動大人心,令見慣世界各地兒童畫的多國評判,一見難忘。

子悠的畫多是以平常心去體驗,屬任何兒童也有的生活,不過,縱然有天份,後天家長怎引導留心身邊事物很重要,會成為孩子的養份。「當然,子悠的天份,我教畫多年,每年不會碰上兩三個。孩子的創作養份,是家長怎樣為他們儲起來,才令其有更好的創作路。」

先認識幾何圖案 後教比例
兒童畫令人欣喜之處,是小朋友的視點,他們身軀小小,看的角度跟大人不一樣,像子悠去年聖誕一幅描繪台上同學表演的畫,她仰望台上的視覺,生動地描繪同學,呈現不同顏色的舞台燈打在臉上的畫面,予人和諧、歡欣感覺。「我覺得教幼兒繪畫,應先教識他們畫幾何圖案,三角形、正方形等,當他們掌握了基本圖案,便可自行化成不同景物。你看她畫的臉孔,是四個圓形組成的形態;你看她畫的手,捧着樂譜,也是很簡單圖案。成年人反而會強加自己那套在畫上,像手指要大些。其實,四、五歲孩子應先認識大小基本圖案,熟練後才讓他們了解比例,不是剛開始便教。」

他最喜歡在子悠畫中,看見那些小朋友,彼此之間有眼神交流,「這種默契、交流,是子悠自行消化。她能在留心別人唱歌時,觀察到這些交流,並將之畫出來,我覺得很鬼馬,很有心思,令幅畫予人開心,有很自然的情感流露出來。」

記者:羅惠儀
攝影:鄭明川、劉永發(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有心栽花,是這代家長的育兒態度,然而,怎樣拿揑放手與指導,是門大學問。在區子悠(右)父母身上,見到他們選擇放手,容許小朋友創作更自由。

妹妹(左)手中的「自由式小人兒」是姐姐子悠畫的,更獲得「第四十七屆捷克利迪策國際視藝比賽優秀獎」。子悠不少畫作皆以妹妹做主角。

雖然有潔癖,但子悠的媽媽還是願意訂下規矩,讓女兒在家裏自由畫。

劉浩昌指繪畫時手肘必須離枱,才可畫出更大的圓形。

子悠參與第四十屆法國聯合國國際視藝比賽的入選畫作。

子悠兩姊妹常常去公園,所畫的多是花草樹木及她身旁的「模特兒」妹妹。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