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首齣口述電影】失明人入場睇《逆流大叔》 再次與觀眾一起笑

「失明後多年來都是在戲院齋坐,所以早已沒期望會是生活的一部份。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我們都可以看電影!」15歲因視網膜病變失明的林穎芝如是說。

據政府2014年數字,香港共有174,800位視障人士,他們要看電影只可透過聲音了解劇情,有時更需要別人旁述。自2009年起,多個機構努力推動口述影像服務,希望視障人士都可欣賞電影。然而,由於版權問題,加上設施不足,往往要等到DVD出版才能在放映會上加上即時旁白。穎芝喜歡看電影,失明前常到戲院看電影,貪螢幕大,又有環迴立體聲,失明後只能感受光暗,使她卻失去了娛樂。「螢幕越來越灰暗,分不清角色誰是誰,慢慢地我索性不去戲院。」穎芝已有數年未入過戲院,上次入場都只為陪伴子女,其實並沒有真正享受。「那時陪他們看《Frozen》,有些只有畫面沒聲音的場面,我完全不知道他在做甚麼,可能其他人看到笑了,我都是不明白的,現在我也不太清楚劇情。」

直至近日才有全港首套口述電影《逆流大叔》在戲院上映,只要戴上耳機就可聽到旁白,而且每日都有場次,視障健視終可以一看。當日,我們跟穎芝一同入場觀看香港盲人輔導會協辦的首映場。見她跟我們同時笑、同時倒抽一口氣,一起看同一套電影真的沒有問題,完場時我們還討論劇情。「特別有印象的,是他們打乒乓球,他們即場隨便拿了一塊板,又用汽水罐做網。」聽她說着,我忽然驚訝這些只得畫面的情節,她全都「看」得到!「我聽了口述旁白就能想像到,他們在做這些很卡通的事,都會覺得很好笑。」對比以往放映會上的即時旁白,穎芝還說優點有二,一是可以調教音量,「二是不會食鏍絲!平日口述員即場旁白,總會有讀錯之時,但這個一早預錄便解決了問題。」

對我們健視的人而言,或者看一套電影很容易,不看也沒所謂,反正不過是娛樂;但對視障人士,原來在戲院看一套正在上映的電影還有令一層意義。「我們失明,有時在街上不知道時興甚麼時裝、有甚麼新飲品,電影讓我看到潮流。」可惜以往他們可選擇的口述影像,大多是九十年代,最近期都可能是一年前,使他們覺得自己好像脫了節。「今日至少我能欣賞與時並進的電影,我會覺得沒那麼脫節。」穎芝希望以後有更多在戲院上映的電影,都加配口述影像,「我便可以和家人一起到戲院看電影,再次一起討論劇情。」

提供口述電影戲院:UA Cine Times及UA青衣城

記者:黃凱婷
攝影:潘志恆

即Like全新飲食專頁【籽想好食】:https://www.facebook.com/food.appleseed/


林穎芝失明近20年,只能感受光暗,卻不減對電影的喜愛。

全港首套口述電影在戲院上映,只要戴上耳機就可聽到旁白,視障健視人士終可以一看電影。

穎芝在戲院內跟大家一起大笑,她說很久未有體會過。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