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紐約直擊】路邊借宿大半年 女版「阿甘正傳」用甚麼換人身安全?

剛大學畢業的何易恩(Yanise),今年三月踩一雙直排滾軸溜冰鞋,不帶錢和武器背遊美國8個月。此舉不但引起全球關注,連她85歲婆婆也學習用社交媒體,緊貼她每天遇到的奇人異事。究竟她的故事如何引人入勝?她為何稱自己為女版「阿甘正傳」?

駐紐約記者:沈靖

為何開了一間雪糕店?

Yanise:其實找我開雪糕店的人,是隨便在街上認識而已。2016年我試行東岸之旅,由佐治亞州踩到佛羅里達州,期間認識了一個人。他突然跟我說:「我需要開一間雪糕店,你可否幫我呀?」男士續說,其實他一直想開雪糕店,但找不到一個可信賴的人,而我就是那個人。數個月後,我完成了東岸旅程,回到佛羅里達州跟他開雪糕店,又賺了一筆錢。我覺得是一個sign(訊號),我就跟著做,永遠都跟著感覺去做。

你不看旅遊書和新聞、純粹追隨直覺而行,如何保障人身安全?

Yanise:我不會晚上踩,這事讓我覺得是最危險的。因為入夜後,有些事我控制不了,例如醉酒駕駛,或者看不清路面有沒有人。

家人對你背遊美國有意見嗎?

Yanise:他們好開放,覺得只要我開心,我不傷害人,做我喜歡做的事,對他們來說就最重要。不是賺多少錢,或做到很高職位,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熱誠。其實我好感激他們,因為很少父母做到這一點。或者正因他們相信我,我就投放這份信任給其他人。我所有親人都開設了Facebook和Instagram帳戶,連我婆婆年屆85歲,她也幾乎第一個Like我的相!

你天天都會踩嗎?會否停下來休息?

Yanise:我每天都會堅持踩的,大約48至64公里。有時如果感覺良好,就會多停留幾日。但我通常都跟著訊號而走,例如宿主安排了活動,跟我說:「明天有很強的風暴,你不要踩了。我幫你安排了這些活動,但還是隨你喜歡啦。」我覺得這是天意囉(笑)。

踩的時候獨自一人,都在想甚麼?

Yanise:全日踩的時候,通常我都是享受當刻。我不記得自己在想甚麼,只記得自己活在那一分鐘。我學懂不要回望過去或仰望將來,以前我花很多時間發白日夢。

有時路況不好,踩得不舒服,但我都要踩過去,硬著頭皮地踩吧。我有兩個選擇:一是很氣自己選了這條路,另一是很開心地走下去。路不好走,我就把音樂較大聲一點,我大聲唱歌。別人聽到都不介意啦,照唱啦。

如何在一分鐘內獲取他人信任?

Yanise:大部分時間我不會主動問人,可否給我食物、讓我寄宿,我不期望別人會給我。情況通常是,有些人走過來問,你在做什麼呢?就由一份好奇心開始。我很興奮,因為我很喜歡這個旅程,就會滿腔熱誠跟他們解釋。或許這份熱誠感染到他們,他們就第一時間把我當作屋企人。

旅途上最享受的時刻?

Yanise:我最喜歡的一刻是,人們相信我多於身邊任何一位朋友或家人。我們只是剛相識,他們就把秘密、內心負擔告訴我。我覺得這樣很有滿足感,好像一份工作,真的聆聽他們的心事。曾經有人對我說,本來想尋死,但因為我的出現,跟他聊天後,他對世界有一份希望。後來他電郵我說,他看世界不一樣了,不想再尋死了。

第一天旅程過得如何?

Yanise:其實一開頭頗多挫折,慢慢就知道要改善的地方。第一日我的自製攝錄架甩掉,手機摔壞了,又迷路。我坐到公園裡,休息一分鐘,想想下一步要做甚麼。這時有一個小朋友踏單車經過,一探究竟後,就邀請我來他家,還說他爸爸可以幫我,然後我就在他們家過夜了。一個7歲小孩主動去幫人,我好感動。

為何稱自己為女版「阿甘正傳」?

Yanise:如果你有睇電影《阿甘正傳》,有一幕是很多人慢慢跟著主角,在他背後跑。我也遇過類似的情況。例如突然有途人問我:可以跟你走嗎?慢慢第二個人又加入,愈來愈多人跟著我踩。

曾經有一個人,跟了我整天,然後興致勃勃地說,可否整個旅程都跟著你?我說,你可以跟我一兩天,但我想整個旅程還是自己一個吧。如果多一個人,我會減少跟別人溝通的機會,而且不再是獨遊經歷了。我鼓勵他繼續踩,但不可以跟我一起踩了。於是他一直向北走,沒有再回家了。

旅途上有沒有遇過壞人?

Yanise:真的沒有。我有一個GPS衛星定位儀器被人偷了,但這些事在哪裡都有可能發生的。不可以因為這些事,而斷定所有東西都是不好的。

完成旅程後,有甚麼發展方向?

Yanise:回港後會與家人住一段時間,然後我想到不同國家練習語言,因為以前懂得說,但很久沒練過了,所以要回去那些地方練習。之後我想用數個月的時間,把今次旅程寫成一本書。


何易恩表示,旅途間一直沒遇到壞人。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