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74歲追夢】退休做二胡 「琴行5萬貨色不及我好!」

「你都不知道,我試過做工程,被玻璃割傷手,手包紮了幾天,沒得拉二胡。」74歲的湯民克(湯伯伯),說時個樣愁到烏天暗地,手癮難奈。他不只是個二胡迷,還迷到自己研究及以手工製作二胡,年將60才轉行,做二胡匠人。

搶先睇全新GadgetGuy專頁|fb.com/gadgetguy.appleseed/

湯伯伯16歲開始拉二胡,六十年代,廿歲的他學師做木匠。那時候,入榫的傢俬工藝非常搶手,準確的量度跟精細的手工,讓他在縣裏小有名氣。八十年代來港,拼命搵錢,勞碌養家,二胡,給放在一旁。直到二千年左右,仔大女大,將近六十歲重執二胡,日練夜練,還跑到哪都帶着它。有次回大陸探親,竟把二胡忘在火車站,遍尋不獲,找木匠師傅重造一把,音色卻不如人意。便執起木工工具自己依樣畫葫蘆自製一把,這樣試那樣刨,音質竟有微妙改變,從此,他在大角嘴工廈租了個小工房,周一至周日,朝十晚六或七,都躲在裏面,埋首製作二胡。製作一個手工二胡,工序繁複,他不時回大陸挑木材。最好的是印度小葉紫檀木,「最好當然是等上數十年,自然風乾的天然木頭。那個現在大陸都好難找了。那就找老房子,舊傢俬拆下來的老木頭。「有時家人,小朋友說去飲茶,我就去囉,或者生日會呀(笑得好甜),才出去的。」

「早兩天我到凱聲琴行,試用人家的二胡做對比。我去看他們最貴的,賣五萬五千元的那把二胡,音質都沒我這個好。」說時笑得像個孩子,有點得戚:「這對我而言是一個好大的鼓舞。」
他有個強烈的願望與夢想,希望能製作出一個能在演藝界,有一定地位的二胡:「可以上演奏廳演奏,我已覺得好滿足了。」事實上,香港著名的二胡演奏家辛小玲,跟她的學生,都有來跟湯伯伯買琴,或者請他維修、保養二胡,他的夢,算是成功了一半?

記者:陳慧敏
攝影:倫星揚


伯伯在工廈的後樓梯試二胡,高樓底,琴音迴盪,也是個挺不錯的演奏廳。

湯伯住在天台屋,閒來就坐在天台小小聲地拉二胡,琴音沒入吵鬧的市街,倒有一番風味。

木匠都會買各種蜜蠟,為作品上漆。湯伯有親人養蜂,他就用他們的蜂蠟為二胡上漆,色澤比一般工業用蜜蠟亮多了。

首先他得割出六片厚度及大小都相同的木片作琴筒。六個角的角度,六片板子敲起來的音色都得一樣,是第一步。

雖然二胡上的蛇皮,像只是小小的一片,但要選優質的,卻要選六呎以上的大蛇,才能割出一片適合的蛇皮製作二胡。 

湯伯每天一個人躲在工作室埋首製作二胡,也沒時間找朋友、琴友一起對曲。卻陶醉在這種全心全意,埋首工作的生活中。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