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蘋聞重溫】與濕疹同行 | 女棄全職工作做Slash養病 六旬父力撐:養好身體再諗養家

天氣一轉,濕疹爆發。除了痕癢難當,更甚者是其對人的外表,以至情緒的摧毀。曾想過與濕疹同歸於盡的張皓雪(Hilda),一年多前發現生活原來可以有另一種方式,她放棄全職工作,改變生活節奏,學會與濕疹同行。

搶先睇全新GadgetGuy專頁|fb.com/gadgetguy.appleseed/

Hilda自小已受濕疹困擾,四、五年前,她的濕疹爆發得史無前例地嚴重,「整張臉都爛掉,不斷很紅腫,又會出水,每天都好像關公一樣。」做酒店前台工作的Hilda經常要通宵工作,壓力又大,所以在最嚴重的時候辭去酒店工作,打算停下來。「我本身真的想休息一下,但不斷看醫生,每次診金幾千元,又會上網找不同藥膏和補充品,總之使費極大,完全沒有安全感。」因為金錢問題,Hilda經朋友介紹,又去青年旅舍做兼職工作,「雖說是兼職,但我上班上得跟全職沒有分別。跟以前一樣,晚晚都12點才下班,我根本無辦法停下來。」

曾想過放棄工作好好養病,怎料因為一個「錢」字,又再繼續辛勤工作,濕疹一直沒有好轉,更進一步影響她的情緒。「我的工作經常要面對不同人,但臉部皮膚差,即使人家只是輕輕看我一眼,我都會以為別人對我投以奇異目光。」加上濕疹特別反覆,今日有好轉,明天可能又急轉直下,嚴重影響Hilda情緒,「例如見今日皮膚不錯,打算明天放假外出,怎料隔天一起床就發現大爆發,影響情緒之餘,又影響社交。」這段日子,Hilda每日下班回家都感到無比失落,「就似沒有盡頭,所以我真的有一刻想過,既然窗戶這麼近,又沒有上鎖,那不如跳下去吧。」

一年多前,Hilda碰巧讀到一本講斷食、靜坐的書,「書本說斷食有助重新啟動免疫能力,於是我就上網找斷食資料,又無意中發現台灣有個為期七天的斷食營。」她二話不說就飛到台灣入營,學會靜坐。「原來將自己靜下來的時候,你是叮一聲的釋放了情緒。當你可以做到冥想、靜觀時,你就進入一個跟自己溝通的狀態,會很舒服,思路也變得清晰。」斷食營結束後,Hilda向青年旅舍請無薪假期,到台灣高雄旅居三個月。「去到台灣,可能因為沒有壓力,情緒也變好,又有很多時間用,可以控制到自己的作息、運動、飲食,濕疹都慢慢有好轉。」

回港以後,Hilda繼續青年旅舍的兼職工作,不過工時比以前短得多,一星期只上班三四天,有時又會在小學臨時書展賣電腦軟件。「其實我仍然有工作,不過我不是只做一份全職工作而已。其實大家的生活模式也可以這樣,純粹看你自己追求甚麼,我追求健康,健康是第一位,你叫我供樓、叫我付首期,這些我就做不到。」她笑言因為以前收入不高,現在上班上得多的話,收入跟以前比也不是相差很遠,不過現在時間就有彈性得多,而收入亦夠她用,「我很慳家,經常在家裏吃飯,又不會常常外出,加上我本身有儲錢,所以現在的生活模式是很OK的。」

一個現實的問題:家用呢?Hilda笑說:「我一定要很強調,我一直都有給家用,即使我去台灣前,我都是預先把錢留下才走的,哈哈。當然,家人也不是要求我給很多,所以對我而言也不是一個負擔。」她的家人也很開通,年屆64歲、即將退休的爸爸說:「你不支持她,誰去支持她?我見她現在的皮膚不錯,情況有好轉,那就沒有問題了。我不介意她的收入,現在勉勉強強都夠生活,哈哈哈!」其實爸爸早就不想Hilda再通宵工作,想她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們老一輩會覺得這樣才穩定嘛,通宵太傷身了,而她現在的工作狀態,我感覺又好像不太正常?不過等她先處理好健康,其他的之後再說吧,搞好身體就要腳踏實地了。」

如果不用上班,Hilda每日的生活離不開做八段錦和TRX等運動,促進身體排汗,又會看看書、打理facebook專頁和製作網頁,希望以自己的經驗和知識,解答其他濕疹患者的疑難。她說:「家人有時見到我在房裏整網頁,他們不知道我在幹甚麼,會叫我去找份全職工作。始終老一輩都覺得要打工,穩穩陣陣的,最好是政府工、鐵飯碗。」不過最近開始見到曙光,家人似乎明白Hilda想要幫人的心,「我覺得他們現在應該是開心的,尤其是我爸爸。他們從不同媒體的訪問、鄰居的口中知道我在做甚麼。」Hilda笑言現時食飯都會機不離手,為的就是回覆其他患者的查詢,「有時有人發語音訊息給我,我會直接在家人面前播出來,一邊吃飯一邊聽,他們自然會見到我在努力幫人。」每日都有大量患者問Hilda關於濕疹的問題,有部份人甚至比Hilda更嚴重,「我最想就是學多一點,去幫更多人,會不斷跟進他們的情況,告訴他們可以做甚麼、吃甚麼補充品。」突然有此使命,或者說是責任,會否怕壓力爆煲?Hilda說:「這不算是壓力吧,是我自己想做的事,當然要學習怎樣分配時間,還要學習控制好情緒,不被其他患者牽動。」

現時,濕疹已不再影響Hilda的生活。「當我作息不好、飲食不好的時候,身體就會提醒我,例如濕疹會嚴重一點、敏感一點,那我就懂得去調理。如果沒有這些警號,我想我不會正視身體的問題。」現時入秋,皮膚會較乾燥,Hilda會用補充品或湯水,補充體內油脂,亦會自製金盞花膏,紓緩痕癢。「我會買有機的金盞花回家,加乳木果油和適合的精油,如具止癢或者軟化皮膚功效的精油,製成金盞花膏,拿來塗抹。」從前,Hilda想過與濕疹同歸於盡;今日,Hilda視濕疹為同行者,學會接受、還有與它一起生活,「幾年前的我不會講得出與濕疹同行,因為我當時就是不斷地想辦法,令它不再出現在我的生活。」

facebook:濕疹女生自救行動

記者:李煒汯
攝影:黃智琳、龍天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