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屢奪大獎】台灣甜蜜女孩花嘴當畫筆 畫糖霜餅乾療癒人生

「糖霜餅乾,就是個很療癒的小東西!我希望我的作品,能讓看到的、吃到的人,都有快樂的感覺。」糖霜設計師李冠瑩,從小就喜歡畫畫,5年前愛上糖霜,設立「小確幸」工作室,用花嘴當畫筆,製作各種糖霜餅乾,可以當收涎(替嬰兒解決流口水毛病的習俗)、生日禮物,幫大家記錄人生的每個重要時刻,2016年她更遠赴英國參加世界蛋糕大賽,勇奪金獎等3個大獎,返台後也大方開班授課,分享秘訣。

李冠瑩聊起她的作品,嘴角總帶着甜蜜笑容。「現在你看到的這個媽祖廟,有顏色的地方都可以吃!」她指的正是讓她在2016年奪金獎的作品,「銅鑼天后宮」。「極甜或是極鹹的東西,都是很好的防腐劑,只要保存條件良好,放個幾年沒有問題,國外甚至有保存超過百年的作品,其實就已經算是藝術品了。」

李冠瑩的這個得意作品,確實是像極了陶瓷製成的藝術品,無論是廟的磚瓦、寶塔的塔尖,或是龍的爪、鳳的羽毛,都是她一筆一筆、層層畫上,再經過烘焙、定型,接着再一塊一塊組裝。她也再三強調,「除了最裏層為了比賽方便,用的是保麗龍,其他外層,看得到的地方都可以吃。」

「為了做這個,我花1個月的時間,平均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那得了3項大獎,獎金優渥嗎?」記者問。「換算台幣大概3,000(約763港元)多吧。」李冠瑩堅定地說:「不對,比賽不是為了獎金,只是想證明自己。我換回來的是無價。」

李冠瑩之所以會這麼看重自己的作品,是跟她熱愛創作的個性有關。今年才30歲出頭的她,曾經在動畫公司協助製作分鏡腳本,上班時間日夜顛倒,「上班上到我每天都覺得世界在搖晃」。接着不久,與李冠瑩差不多同年齡的親戚,也是因工作累壞了身子,因紅斑性狼瘡住進加護病房,全身插滿管子。「我跟家人去看完她之後,家人用哭音跟我說:『你可不可以辭職?』」不忍家人擔心,於是李冠瑩決定離開。

還在動畫公司時,李冠瑩把自己的糖霜餅乾當興趣,上班時開心分給同事吃,但離開正職工作後,她自創品牌到市集售賣,久而久之打響名號,有不少顧客希望自己學着做,於是請她授課,她也因此晉身「老師」。

到了2016年,有廠商也邀請李冠瑩到英國參賽,「我覺得要讓自己對得起別人叫你一聲『老師』,也想挑戰自己的極限,就去了。」

李冠瑩選擇的創作題材,是最能代表台灣文化的「廟宇」,出發前她還特別向媽祖娘娘許願,祈求比賽一切順利。果然,成型後變得跟瓷器一樣脆弱的糖霜作品,完整無缺地抵達英國,呈現在評審面前。最終,李冠瑩在2016年的世界蛋糕大賽(2016 Cake International),獲得金獎、國際組A組第一名,以及大會最高榮譽,初次參賽就在1,000多個作品中脫穎而出,稱霸國際,她笑說:「媽祖有顯靈、有拜有保庇。」

她2017年再接再厲,用糖霜向捷克畫家慕夏(Alfons Maria Mucha)致敬,帶着慕夏畫作糖霜蛋糕再度遠征英國伯明翰,不過這次沒有媽祖保佑,到了英國,作品已經破損,還好評審依舊給予肯定,讓她再度蟬聯金獎。

不過,即使是「台灣之光」,也還是一樣要工作賺錢。即使告別動畫公司工作,但因糖霜需要草擬構圖,烘焙過程中還要分層上色、烘烤,過程漫長,且因為希望能在食材最新鮮的時候完成作品,李冠瑩坦言,有時候一天只睡4小時,「作品完成後,頭一抬,已經天亮了。」又回到過去日夜顛倒的窘境,家人有時候也無法理解,「弄老半天,只做了幾片餅乾,也不知道你在幹嘛。」

李冠瑩苦笑。不過她認為,自己覺得很幸運,父母給了她愛畫畫、愛創作的天賦,她從小就知道自己喜歡畫畫,而且也很快決定,要在餅乾上畫畫,「雖然很累、很辛苦,但是我心甘情願,可以從中找到很大的快樂,現在又能把自己喜歡的事變工作,這樣的幸運很難得。」

李冠瑩說,希望她的故事,能給鼓勵更多人,勇敢追求自己的夢想。「英國有個老爺爺,做糖霜從20多歲做到現在80歲,專精糖霜一輩子,做到達人等級,他是我心目中的燈塔,我希望也可以跟他一樣。」

台灣《蘋果日報》

-----------------------------
《蘋果動新聞》訂閱新世代,4月開始免費訂閱,現在接受登記!
http://bit.ly/2Ja3IXw
-----------------------------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李冠瑩與她的糖霜作品。

李冠瑩的得意作品「天后宮」。

李冠瑩2016年勇奪世界級的大獎。

糖霜作品,都是李冠瑩一筆一筆畫上去的。

轉行創作糖霜作品,花的時間反而比以前多,因為程序相當繁複。

這些糖霜作品都可以吃的。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