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滿滿人情味】鍾情舞蹈攝影頻攞獎 法籍攝影師戀上溫暖台灣

「不好意思,請問捷運站在哪裏?」法國籍攝影師Gia To向路人詢問,對方回答:「我們也要去捷運站,可以帶你過去。」這是台灣的人情味,也是讓Gia決定定居在台灣的原因。

Gia To(中文名:蘇嘉瑩)是華僑二代,生於越南,1975年越共打贏越戰後,舉家遷至法國生活。Gia在法國長大、讀書、工作,後來因為丈夫跟台灣的工廠有合作產品設計的項目,她跟着到台灣生活,至今已定居6年。

「在台灣,我最喜歡的是人們關心他人,這很重要。因為你是台灣人,所以可能沒感覺,但當你不是來自台灣時,就會特別注意到,總有人願意提供幫助,這是一種(台灣人的)人生哲學,很尋常的事。」在台灣人看來,舉手之勞沒甚麼,卻成了Gia離不開台灣的理由,「在法國雖然有着很好的生活,但是有一些東西缺失了。而我待在台灣是因為我喜歡這裏的人,還有這裏發生的所有事情、生活和設施。」

Gia熱忱於舞蹈攝影,在台灣拍了包括雲門舞集等台灣舞蹈團,「因為在亞洲上,台灣的表演就是很強」。2017年,她在台北小巨蛋拍攝舞王世界公開賽的照片,2018年以此獲得第13屆的美國黑白蜘蛛獎(The Spider Awards),該獎項是國際上重要的黑白攝影獎之一。同年,她以攝影專業向台灣內政部成功申請到中華民國就業金卡。

「你可以從照片中看到舞者的整個動作和豐富的情感,我真的很喜歡這張照片,因為它展現出他們(青少年舞者)對舞蹈的熱情,而我的角色就是負責傳達他們的情感。」Gia不知道這一隊有沒有獲勝,對她來說,更重要的是這張照片展現了舞者的耐力和意志力,「他們練了很久,但他們在場上跳的時候,還是要表現出很新鮮的感覺,他們跳的時候有『火』出來」。

不過想要拍出舞者的熱情,首先要讓自己與舞者的情感有所連結,「我按快門的時候,就不會用快門連拍,不能,因為你要用心、你要用你的眼睛、用你的腦袋來拍,所以你要等最好的時候來拍。」Gia說。

第13屆黑白蜘蛛獎是Gia第3次獲獎,前2次分別是拍攝雲門舞集獲得第9屆蜘蛛獎,以及拍攝德國舞者Anja Behrend贏得第8屆蜘蛛獎。她還獲獎無數,但其實她並沒有上過攝影或藝術相關的大學課程。

Gia說,如果有目標,她就會很努力去達到,她小時候就很喜歡與創意有關的事物,攝影是其中之一。但因為她是亞洲人,所以父母並不贊成她去學藝術。「我全部都是自己學,就是慢慢來,這時候我是用底片來拍,但底片要等1個禮拜、2個禮拜、3個月才能看到照片,所以我就會拍1張、寫,拍1張、寫,所以就學得很慢。」即使學得很慢,Gia說自己就是越難的事越喜歡做,不輕言放棄。

自學成才的Gia走訪過許多國家拍攝,但現在的她不會去別的國家拍攝舞蹈團,Gia說:「因為有時候別的國家的舞團會來台灣,或者去法國。」

「其實台灣的生活滿好的。」Gia說:「我之前有住過香港、杭州,常常去上海,也有去過很多另外亞洲的城市。」但走過這麼多地方,最有人情味的還是台灣,Gia以台灣醫療系統的強大來舉例:「當我住在杭州時我懷孕了,我去上海生孩子,但我沒有選擇當地的醫院,我選擇進入豪華的美式醫院,所以一切都還可以。但當我看到我的朋友去當地的醫院時,我想着我才不要去,但在台灣這裏,我就不會猶豫,我覺得這裏很安全。說真的,台灣的醫院很好,這也是一種社會寫照,顯示人們會互相關心。」

不過,到台定居的外國人在台灣其實有很多限制,想申請居留證必須達到許多條件,若要就業,僱主還得解釋為甚麼要請外國人。但現在為加強吸引外國專業人才到台,《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放寬外國專業人才到台簽證、工作、居留相關規定,「就業金卡」便是其中之一,就業金卡整合了外國人才到台工作的必要證件,包括「工作許可」、「居留簽證」、「外僑居留證」及「重入國許可」。

Gia今年初領取了就業金卡:「現在有就業金卡對我來說真的比較方便。因為我的工作是攝影師,所以我可以真正地表達我自己,而且如果我想要,我也可以在其他機構工作,公司不需要辯解為甚麼他們要僱用我、為甚麼要僱用一個外國人,這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大福音。」

Gia覺得,台灣不是個非常緊張的環境,在這裏的生活很溫暖。她說:「這是一種感覺,這是一種美好的生活感。」

台灣《蘋果新聞網》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


Gia覺得,台灣不是個非常緊張的環境,在這裏的生活很溫暖。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