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遊嚐荔枝窩】隱世大廚獨守荒村炮製私房菜 保險佬逃離城市下鄉做鮮花雪條

城市人煙稠密,假日當然希望遠離繁囂,只是當不少離島已被大量遊客佔據,逛沙灘逛得像中環商場,香港哪裏仍尚餘一片淨土?

一直傳說新界有片世外桃源:人煙稀少、依山傍水、山高林密,久不久還會傳出客家菜的香味和農夫的吆喝聲,豈不是回到數百年前的農耕社會?的確,走進沙頭角兩條客家村—三椏村與荔枝窩村,時間像靜止了一般,沒有馬路、沒有多餘的建設,有的只是無盡的樹林、屹立不搖的祖屋,就地取材的廚子和自給自足的農戶們。即使「隱世」如此,記者仍打聽到三椏村有深山客家私房菜,荔枝窩村則正在舉辦一月一度的農墟。於是立即擇定吉日,趁好天從烏蛟騰出發,經九擔租、三椏涌行兩個半小時入三椏村,先嘆客家菜,再行去荔枝窩趕農墟。

三椏村與荔枝窩村位於新界東北的印洲塘,屬於慶春約客家七村,自17世紀已有人定居。三百年來,兩村居民一直以漁農為生,因有依山傍水的地利,又以種稻米為主,高峰時期均有數百人定居。直到60—70年代,村內人口因移民潮急速下降:當時不少村民為了脫貧,不惜冒險偷渡至英國、荷蘭等國家打工,成功獲得外國居留權後,再陸續把村內的家人接出國。結果到了80年代,三椏村與荔枝窩村均成為棄村,幾乎再沒有村民回來居住。

四十年後,可幸兩條村莊仍然存在,發展卻有所不同:三椏村上世紀曾住三百多人,到現在只剩曾皇生(肥佬哥)一人長住。肥佬哥50年代於三椏村出生,70年代移民荷蘭,多年後回流香港,2004年就回村長住至今。他平日喜愛養蜂,又煮客家私房菜宴客,為行山人士帶來福音,卻再也無法重現當年圍村的熱鬧場景:十多戶人家一起在烈日下種禾、叔婆兄弟坐滿一桌吃炆豬肉......他對村裏的變遷有甚麼感覺?村子「隱世」好抑或「現世」好?

若說三椏村是靠原居民一手復村,另一邊廂的荔枝窩則相對多了「外援」: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早年看中村子,認為這裏背山面水、被風水林包圍又有悠久客家文化,認為就此棄村十分可惜,就跟原居民及其他機構合作,於2013年推出「永續荔枝窩─農業復耕及鄉村社區營造計劃」,招徠不少城市人入村開荒,復興早已廢棄的田地。因此,荔枝窩成為香港鄉村復興的代表,幾年過後成果如何?外來農夫適應農耕生活嗎?原居民群英姐又如何看待復耕計劃?去片遊嚐三椏村及荔枝窩村。

記者:苗延橋
攝影:陳港怡、董卓思、伍永健
編輯:鄒仲安

-----------------------------
瑜伽+艾灸+有營食譜,全方位紓緩經痛
《完全經痛手冊》即睇


三椏村,慶春約客家七村之一,據稱早年曾有300多名居民,現只剩一戶長住。

荔枝窩村,慶春約客家七村之一,據稱早年曾有400多名居民,現有數戶原居民及數戶外來農戶長住。

入三椏村可於假日坐船到荔枝窩碼頭,再步行入村,或從烏蛟騰出發,行兩個半小時入

路線位於印洲塘地質公園內,自然景色優美。

客家炆豬肉是肥佬哥的拿手好菜,用上新鮮五花腩,加上南乳、果皮、玫瑰露炆成,$80。

三百人的村子,如今只剩肥佬哥一人回祖屋長住,可謂百感交集。

荔枝窩有農墟,每月舉辦一次,集齊村內各大小農戶賣有機農產品。

荔枝窩農夫阿謙教記者篩藜麥。

荔枝窩農夫Keith以時令農產品及食用花製成雪條,圖中為蝶豆花椰奶味雪條,$25。

原居民黃群英離村五十多年,小時當耕田是苦差,兜兜轉轉最後仍回村支持復耕計劃。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