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動新聞
台灣  香港 
State Farm 贊助

【守護毛孩】鐵漢義載垂危動物 揸寵物白車「做到經濟負擔唔起為止」

寵物一旦出現突發問題,驚慌失措又沒有車的主人可以怎樣做?從事寵物寄宿和派對場地生意的余家豪(豪哥),知道有很多寵主在乘搭的士等交通工具時,遇到不禮貌對待,所以在2014年開始提供寵物接載服務,慢慢發展成只做緊急接載,更於車上放置氧氣樽、擔架床等用具,一如寵物界的救護車。

豪哥的緊急接載服務,只以「用者自付」形式收取約400元的氧氣費,他說:「那瓶氧氣租回來多少錢,你就付多少錢,其餘的你不須要跟我計較,也不用客氣。」他續說:「其實人人都可以自己租用氧氣,問題是你不可能半夜三更租得到,需要的時候不會在短時間內到手。」一瓶氧氣大概只能用半小時至一小時,消耗得快,豪哥就每日去替換,務求車內每日都有兩瓶氧氣候命。「我是否因為做接載而帶動到本身的生意?不是啊,完全沒有,我有時甚至會蝕本。但我要付出的,不過是我的時間、自己的車、油費、隧道費,僅此而已,其實我拿出來的金錢並不多。」豪哥毫不計較地接載,一切源於同理心,「其實我可以不理會牠們,這些貓狗不是我養的,我為甚麼要理會?但細想一下,當你最須要別人幫忙時又沒有接載服務,因此令你失去最心愛的貓狗,你是甚麼心情?」

我們跟隨豪哥出動,訪問當天他先後接到三個電話,首先在灣仔接末期癌症的貓出院回家,然後再到元朗載松鼠狗到深水埗轉院,最後到港島接病危的芝娃娃回家度過餘生。豪哥每接到一個電話,都會先問清楚該寵物是昏迷還是清醒,以及身處的地方,盡力評估寵物的狀態,再安排先後次序。「如果牠在診所,基本上是安全,我可以先完成其他接載工作再處理,但若寵物身處家中,須要去診所的話,這就較緊急了。」他坦言,由於氧氣相當有限,每日最多只能做兩至三次接載,「兩瓶氧氣都用光的時候,我就只能夠推卻。」

就在豪哥完成第一宗接載,到達元朗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原來須要轉院的松鼠狗已經離世。電話另一端是正在啜泣的女聲:「豪哥你不用來了,我女兒剛剛走了,車費我照給你,謝謝你幫忙。」此時豪哥低下頭說:「不要緊,你不用給我,這些事沒有人預計得到,你好好保重吧。」掛斷電話後,豪哥說:「我沒甚麼感覺,因為時也命也嘛。但你也聽見,主人雖然不會失控,也會很傷心。」

在接載期間遇上生離死別,豪哥以前也遇過。當時是深夜一時許,豪哥接到電話後,立即由落馬洲駕車到大埔,「那隻金毛尋回犬的呼吸很微弱,我摸摸牠的口腔,發現是涼的。」他立即用擔架床把狗狗搬上車,想把牠帶到位於深水埗的城大動物醫療中心。不過當他們到達沙田馬場附近的時候,抱着金毛尋回犬的主人便說:「牠好像斷了氣。」正在駕車的豪哥只能教主人用不同方法盡量喚醒狗狗,最後到達診所時,獸醫證實狗狗已經離世,豪哥再載他們回到大埔,讓寵物善終公司翌日接走狗狗。

「其實有群主人正在飼養年紀大的寵物,牠們隨時都有離世的一刻,只不過這一刻發生在我遇到的這個階段,不一定是我去遲了,導致牠生命結束,而是那一分鐘要來就來。」你以為豪哥看得開,其實不然,「只是今天不是發生在我身上而已,始終自己的寵物就是自己的兒女。」他續說:「至少現在我做到的,就是面對其他主人,我不會有那種負面情緒。如果連自己都不冷靜,便無法幫助他們了。」雖然歷盡生離死別,又幾乎是隨時候命,但豪哥至今仍未有放棄接載服務的念頭,「總之我覺得我做得到便做,到有一天,我的經濟能力再無法負擔得起,那就沒辦法了。」

查詢:facebook群組 一寵愛 Dogistic

記者:李煒汯
攝影:郭于祺
編輯:蔡瑞燕

-----------------------------
【撐學生】
召集有心人 撐學生全年睇《蘋果》
立即按此


余家豪(豪哥)自2014年起,提供點對點寵物緊急接載服務。

豪哥會盡量透過電話了解寵物狀況。

從事寵物寄宿和派對場地生意的豪哥是個愛狗人士,養有很多狗狗。

車上有氧氣、擔架床等物品。

豪哥直言「用者自付」的接載服務是出於對其他寵主的同理心,與利益完全無關,服務也從未為生意帶來好處。

每次出動,豪哥都要將非常重的氧氣樽背在身後,務求一接觸到動物,便將氧氣輸送給牠們。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