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徵日本美術界最高榮譽的「日本美術展覽會」,在日本時間10月20日下午3點,公佈入選名單,這次台灣86歲畫家周天龍以油畫「絲路印象」在8千多位參選者中脫穎而出,成為繼陳澄波等大師後,第7位入選的台籍畫家。


但在入選名單公布當天,人在台灣跟家人朋友聚餐的周天龍卻超淡定,還施施然去上廁所,回到餐桌發現妻子女兒全都埋頭拼命滑手機「查榜」,隨即爆出一陣歡呼「爸爸,你入選了!」周天龍自己也不敢相信,他畫了一輩子,竟然可以在86歲這年得到「日展」的肯定,當場喜極而泣。
 
陳澄波5大師戰前曾入選 戰後僅詹浮雲

「日展」是日本最高美術權威展覽會,前身為1907年由日本文部省主辦的「文部省美術展覽會」,1919年文展改由帝國美術院續辦,稱為「帝國美術展覽會(簡稱帝展)」,1946年二戰後再改為「日本美術展覽會(簡稱日展)」。台籍西畫家入選帝展的,戰前有陳澄波、陳植棋、廖繼春、藍蔭鼎、李石樵5位大師;戰後至今僅有名畫家詹浮雲1人。
 
採訪當天,周天龍提早半小時在畫室樓下等候,印證他從小受日式教育的背景。這間畫室是近30年前,周天龍卸下教職後開設的兒童美術教室,二樓靠窗的房間則是他的私人工作室,看著老畫家蹣跚爬上二樓的背影,很難想像他30年如一日,「每天至少要畫3個小時,我不畫不行啊!沒有畫心裡就癢癢的。」
 
說起這次入選的畫作,老畫家眉飛色舞,開心得合不攏嘴,「我4年前去絲路遊覽,回來苦思了1年,每天從早到晚,走路、睡覺都在想要怎麼畫,我不想再畫傳統的1張單獨風景,我要畫面有多元性,不是單純的一個景觀,而是把看過的地方、感受到的地方把他總和在一起,包括絲路的歷史背景。」周天龍說,這幅畫能夠入選,「以我的猜想啦,日本人可能是覺得從來沒有人畫過這樣的構圖、這樣的構思。」
 
幼時躲美軍轟炸 天天防空洞畫關公
 
1933年日治時期,周天龍出生在高雄苓雅寮的一間製餅店,在8個兄弟姊妹中排行老二,入學前,他塗鴉的對象是爸爸手做的形形色色餅乾,上學後的課本筆記本也全部畫到「體無完膚」;二戰期間遇到美軍轟炸,他跟家人失散流落到台南鹽水,「大家怕被炸到,三天兩頭都躲在防空洞裡,我那時躲在一間帝君廟裡,每天都在畫關公,後來我把畫的關公貼在防空洞裡,大家看到都來拜我的關公。」
 
戰後日本投降,製餅師父周爸爸分到500包的糖,由於當時物資缺乏,糖的價格飆漲,周爸爸把糖賣掉賺了一大筆錢,買下鳳山火車站前的一棟旅館,開始多角化經營旅館、雜貨店、撞球店、桌球店、豆漿店與停車場。「我當時念高雄工專化工科,只要回家幫忙做生意就有多餘的零用錢,有一次打完球回家,在路上看到何瑞雄畫室的招生廣告,就去拜師學素描,後來又跟楊襄雲學國畫,是他們幫我打好基礎,讓我一次就考上美術專科教員。
 
高工畢業當完兵後,周天龍跟朋友一起去考美術專科教員檢定,當天的總監考官是留日名畫家、市立女中校長劉清榮,「他不去巡視考場,一直在我旁邊看我畫,還用台語說我畫得很好」,講到這裡,老畫家突然哭了起來,問他想到什麼這麼激動,他回答「因為他給我額樂(台語,意指稱讚)啊,我只是一個20歲的高中畢業生,聽到巡考的監考官稱讚畫得很好,我就放心了。」
 
雖然是60多年前的往事,周天龍仍然沒有忘記當時的感動與感謝,「我只考一次就考上了,可見素描老師何瑞雄、國畫老師楊襄雲都教得非常好,我真的很幸運都碰到名師。」拿到美術專科教師證書後,周天龍如獲至寶,每天拽著證書不離身,有一次去大樹國小附近寫生,好奇詢問有沒有教職或代課老師缺,校長看到證書欣然同意讓他代課,還要他晚上到縣政府在小坪頂開的民教班替失學民眾上課。
 
恩師啟蒙亦父亦子 喪禮替他扛棺
 
「答應去小坪頂教民教班,就是我成為畫家的轉捩點」,周天龍說,民教班開課當晚,地方仕紳、里長村長都來喝酒慶祝,他宴會後騎破腳踏車回鳳山時,因為視線不良差點掉進坑洞摔死,隔天村長知道後,拍胸脯說要介紹附近的住處給他,兩人在小村裡七彎八拐走到一間紅瓦白牆的平房,「那根本不像農村的房子,好像法國的房子,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房子,而且燈火通明,哪裡有鄉下房子亮成這種的,結果一進去才知道,屋主竟然是剛回國定居的留日旅法大畫家劉啟祥。」
 
因為這個機緣,周天龍拜入劉啟祥門下學習油畫,開啟完全不同的視野。「若說何瑞雄跟楊襄雲是幫助我當上美術老師的人,劉啟祥就是引導我成為畫家的大恩人。」兩人亦師亦友、亦父亦子,交情一直延續到1998年劉啟祥過世,周天龍還在葬禮上替他護棺扛棺。
 
為了有更多時間創作,周天龍在47歲那年卸下國小教職退休,開始頻繁往來日本與台灣兩地進行美術交流,研修、寫生的足跡也遍布世界各地。「我不是光畫風景,去這裡畫一下、那裡畫一下表示到此一遊,其實我更喜歡具有人文色彩的作品。」他舉自己1995年的作品「教室所見」為例,「我想到小時候在學校掃地,學生們都會把課桌椅翻過來,因為有人帶布袋戲偶來學校,大家就偷懶,在翻過來的桌子上演布袋戲。我想畫出當時的情景,就跟上課的幼稚園借來一張桌子,擺上布袋戲偶開始描繪,一幅畫就能讓歷史重現。」
 
美術不是要培養畫家 是要教創造力
 
周天龍畫畫一甲子,連自己的人生大事也都跟畫有關。1961年,28歲的周天龍認識同在鳳山國校任教的太太,想約她出去不好意思開口,就邀請太太去看自己的畫展,因而贏得美人歸。兩人婚後生了4千金,其中3位都承襲父親的衣缽,從事美術相關工作。
 
周天龍的二女兒周文麗自小跟隨父親習畫,長大後留學美國、英國,現為和春技術學院傳播藝術系主任,她對父親的繪畫生命有深刻的描述,「我從小看爸爸的精神,那種不懈怠的態度,讓我認識到自己的天職,在國外歷練幾年後,還是覺得藝術家最重要的精神,就是永遠相信自己,還有跟時代,跟土地連結的使命。我覺得,爸爸可以拼到這年紀,就是來自於他的使命感。」
 
60幾年來堅守美術老師的崗位,周天龍也察覺到現在時代不一樣,家長發現孩子很有美術天分,但又擔心學美術以後會餓肚子,「這是一般家長的錯誤認知,我很多學生都很有成就,有一次我牙齒痛,去長庚醫院找我的學生看診,她的同事問我怎麼認識陳醫師,我說她是我的學生,跟我學畫學很久,同事就說難怪喔,她齒模做得那麼漂亮。」
 
老畫家說,學畫的目的不是為了當畫家,而是要陶冶心性,「我們教孩子不是教技巧,是在教想像力跟創造力,未來不管從事什麼行業,都可以用到美術。」
 
末了他還搬出馬雲來,「馬雲說過啊,再過10年,沒有美術細胞的人任何工作都不要想啦!美術不是要培養當畫家的啦,我也是一樣啊,也不是一頭栽在畫畫裡,一頭栽在畫畫的人喔,很早就翹辮子了,快快樂樂畫畫的人反而活得很久。我不是只會畫畫而已,我劍道、圍棋都有涉獵,小孩不喜歡畫畫我就帶來教圍棋,我在日本跟人下棋,輸給我的那個日本人是五段的,所以我也是五段,哈哈哈。」(王吟芳/高雄報導)
 
【更多新聞,請看《蘋果陪審團》粉絲團】

出版時間 08:32
更新時間 12:17

周天龍以「絲路印象」(周天龍提供) 入選日本美術界最高榮譽的「日本美術展覽會」。王吟芳攝


周天龍入選日展作品「絲路印象」。周天龍提供


周天龍穿上工作圍裙受訪。王吟芳攝


收到日本傳來捷報,周天龍喜極而泣。周天龍友人提供


一幅100號的油畫,周天龍大約要畫3個多月才完成。王吟芳攝


30年前周天龍赴法國參加米勒展,與米勒曾孫女合影。翻攝照片


2019年日展入選名單,周天龍是西畫組唯一臺灣人。周天龍提供